翻页   夜间
乐书网 > 宋末群英传 > 离间计北侠入监狱 激将法东邪离襄阳

离间计北侠入监狱 激将法东邪离襄阳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书网] https://www.leshu.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十一回离间计北侠入监狱激将法东邪离襄阳

    上回说到郭靖潜入蒙古军营,杀死了阔出,想让蒙古军知难而退。谁知蒙古军很快更换金朝降将汉人张柔为元帅,又重新领兵进攻房州。

    张柔打听到郭靖在房州城戍守,也不急于攻城,而是退兵一百里。原来他正按照阔出的计划行事,他在阔出被击毙的第二天,就派人带着金银财宝,星夜赶到临安,面见当朝宰相贾似道,如此这般吩咐。

    不到十天,郭靖正在房州城上巡逻时,襄阳太守吕文焕派人飞马赶来,急招郭靖到帅府议事。

    郭靖不知就里,跟着传令使飞马赶回襄阳城,连家都没有回,直接跟着使者走进帅府里。

    郭靖一走进帅府,就觉得今日的气氛不太平常,许多以前很交好的将领见着他,都是紧绷着脸,并不与他答话。郭靖也没有细想,快步走进帅府。

    来到帅府,还没有站稳,从吕文焕旁边闪出一位从临安赶来的宣旨使,吆喝一声,道:

    “圣旨到,罪人郭靖跪下听旨。”

    郭靖大吃一惊,自己身无职权,本没有朝廷亲自来对他宣旨的。他从来没有经过这个场面,只好直挺挺地跪在地上。只听得宣旨官尖着嗓子大声朗读道:

    “奉天承运皇帝诏曰:犯人郭靖,乃一介布衣,不遵法纪,在襄阳城胡作非为,擅权专横,结交匪类,着令缉拿归案。钦此!”

    郭靖暗暗叫苦,想不到自己一腔热血,反而遭受如此大的冤屈,不禁悲从心来。寻思自己原不想为官,只是为拯救一方百姓不受涂炭,才不惧生死,谁知最后还是遭奸人冤枉。后悔自己不听蓉儿的劝告,及早抽身。

    只见宣旨使读完圣旨,马上从旁边冲出几个彪形大汉,把郭靖摁倒在地,顿时将他五花大绑起来,吕文焕把头扭过一边,不忍观看。郭靖在这些人的押送下,被打入大牢。

    郭靖被打入死牢的消息,马上传遍整个襄阳城,丐帮弟子早就把这个消息告诉了耶律齐。耶律齐不敢隐瞒,又急忙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黄蓉。

    黄蓉听到这个消息,五内俱焚,眼一黑,晕倒在地。郭襄等众人急忙向前搭救,黄蓉才悠悠醒转。

    黄蓉长叹了一声,心急如焚,饶是她机谋百出,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什么好计策来营救郭靖。也只好命耶律齐派人去监狱里打探消息。在得知郭靖并没有受皮肉之苦,狱卒对他颇为敬重,吃的也不是很差的回报后,才稍稍放心。

    第二天,黄蓉决定先去探探监,再做打算。她派人向吕文焕提出要与女儿去探监的请求,吕文焕左右为难,最后还是硬着头皮,破例批准了这一申请。

    黄蓉和郭襄准备了一些御寒衣物和炒了几个郭靖喜欢吃的小菜,通过了层层检查,走到了天牢里。看见郭靖独个儿关在一个监狱里,狱门是用粗大精钢固定,牢房里铺上干草。郭靖端坐在角落里练功,在郭靖那间监牢的隔壁,就是关押着藏边五魔中被郭靖和周伯通抓住的鸠末义、鸠末礼和鸠末智。

    狱卒领着黄蓉母女站在铁栅门前,叫道:

    “郭大侠,黄女侠和令千金来看你了。”

    黄蓉和郭襄隔着冰冷的铁栅门,把带来的东西交给郭靖。郭靖看见黄蓉为他打入监狱而日渐憔悴,襄儿也年纪轻轻来到监狱里探监,心里很是不忍,几乎要掉下眼泪来。只好强忍着悲痛,含笑安慰着黄蓉说:

    “蓉儿,你放心。俗话说,‘车不横推,理无曲断’。想我郭靖顶天立地,问心无愧。朝廷一定会为我洗清冤屈的。何况襄阳太守以及众将士,都是我们的故交好友。他们也会尽力营救我的。城河之砖,终有翻身之日。我郭靖忠心为民,天日可表,我不信就这么不明不白地死去。”

    黄蓉刚要用好言安慰郭靖,岂料郭靖的这句话给隔壁的藏边三魔听了去,他们在一旁幸灾乐祸地哈哈大笑道:

    “鼎鼎有名的郭靖郭大侠,想不到你也有今日。”

    原来郭靖被抓进来他们一直不知道,今天看见两个如此倾国倾城的大美人来探监,很是惊奇,不知道是哪一位天潢贵胄犯了事。因此很仔细地听他们谈话。开始他们听见狱卒呼叫:“郭大侠”,还以为自己听错了,这时听到果真是郭靖,忍不住叫了起来。

    郭襄杏眼圆睁,怒目而视。俗话说:“坐牢一年,看见母猪都是双眼皮的”,何况几个粗豪汉子看见如此娇滴滴的美人?看见她生气的样子,娇嗔可爱,越发放肆。

    黄蓉见自己与夫君的谈话被别人偷听,甚为恼怒。便十指凌空点击,使用了桃花岛的弹指神通手法,封住这三怪的哑穴。把旁边狱卒看得目瞪口呆,急忙缩到角落里,远远地看着。

    黄蓉回头对郭靖说道:

    “现在朝廷,奸臣当道,小人弄权。你被奸险小人无辜冤枉,你还梦想有出头之日啊?”

    说着又打手势又使眼色,说自己会想办法尽快劫狱救他出去,让他先安心在此呆几日。

    郭靖也明白黄蓉的意思,说道:

    “岳武穆也是一样被奸险小人害死的,虽然死得很冤枉,但死后他可以流传千古”

    黄蓉急得顿足道:

    “靖哥哥,岳武穆是朝廷命官,圣旨不得不遵,你又没人封你做甚么官?死了可是冤枉之极。谁还会在乎你这个平民老百姓啊?”

    郭靖笑了笑,道:

    “蓉儿,保家卫国,匹夫有责。想我郭靖,枉为七尺男儿,也要象岳武穆一样,为国尽忠。”

    黄蓉见郭靖只是一味地愚忠,急道:

    “你这口口声声为国尽忠,留下我们母子怎么办?任人欺负啊?”

    黄蓉说到伤心处,眼角晶莹,泫然欲滴。郭靖见状,顿时心软了下来。

    黄蓉又道:

    “我昨晚仔细思考过,觉得你可能是中了蒙古人的反间计。如果被屈死,襄阳城的百姓又会遭难了。”

    黄蓉说的一番话让郭靖清醒过来。郭靖一拍脑袋,恍然大悟地说道:

    “去年襄儿带回一封密函,是丐帮弟子在北向的路上截获的,从书信里我早就知道蒙古人会施反间计的。以为只是他们故作声势,不以为意;又怕你们担心我的安危,所以瞒着你。现在想来这些计谋蒙古人早就筹划已久。唉——”

    郭襄现在才知道丐帮从蒙古人手中抢来的密函的内容。这封密函果然与父亲有莫大的干系,心里暗道惭愧,自己没有及时发现信函里的内容,让爹娘早做防备。于是走近母亲身边,对父亲说:

    “爹爹,襄儿愿意只身前去临安,面见圣上,替父亲大人澄清冤屈。”

    黄蓉骂道:

    “你这个死丫头,甚么时候拿回密函,不给你娘知道半点消息。这个紧急时候才想起效仿缇萦救父的故事啦?”

    郭襄心里有愧,不敢做声,郭靖道:

    “是我不让她说的,如果你知道,早就劝我回桃花岛躲避了。”

    黄蓉脸色苍白,生气地骂道:

    “现在奸臣当道,忠臣心寒。上次你去刺杀阔出,出生入死,还不是我派襄儿暗中帮助你。我们一家大小男男女女、老老少少的,都在为戍守襄阳操尽了心,如此为他们卖命,反而落得个结交匪类的下场。这样的朝廷,还值得你为它效愚忠吗?”

    一席话说得郭靖哑口无言,不知如何反驳。郭靖这个时候才知道那晚纵火焚烧蒙古军粮草的蒙面人,竟然是自己的女儿郭襄,不禁又惊又喜,叮嘱道:“好襄儿,你长大了,可以独当一面了,在家里你要好好孝敬你娘,不要让她担心。”襄儿含泪地答应。

    黄蓉趁他父女俩说着话,便用传密入耳的声音告诉郭靖,让郭靖好好养好自己的身体,晚上睡觉警醒些,狱卒送的饭菜最好不吃。自己会到外面活动活动,如果实在不行就组织丐帮高手来劫狱。郭靖虽然觉得不妥,但也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好点头答应。黄蓉交待妥贴后,带着郭襄离开监牢。

    不说黄蓉为救郭靖四处活动,且说黄药师知道自己的女婿被冤枉,被无辜打进了监狱里面,心里越想越是气闷。依他脾气,早就冲进监牢,将监牢打得稀巴烂,再把郭靖给救出来,杀尽那些无用的庸官后隐居桃花岛,再也不用受这些劳什子的恶气。然而黄药师知道郭靖是忠良之后,反叛朝廷之事是无论如何也做不出来,而且自己唯一的女儿黄蓉也是受耳濡目染,三从四德竟比儒家之女还要强烈。黄药师怕依自己的脾气,反而连累了后辈遭罪,只好隐忍不发,郁闷异常。这几日,看见黄蓉四处奔走,郭襄姊妹四处抛头露面,自己反而成了多余人一般,心里更是愤愤不平。这一日,独自一人闷在郭府里闲着无聊、找不到人来排解的时候,就想一人离开郭府,到外面酒店来喝酒解闷。

    ??可巧这几日蒙古统帅张柔派遣了许多细作潜入襄阳城,监视着郭府的人员来往,到处散布着蒙古要大举进攻的消息,来引起襄阳城军民的恐慌。这些细作看见黄药师从郭府走出来,茕茕孑立、形单影只,看身形却是具有高深莫测的武功,心里暗暗高兴,便一起聚拢,来到那家酒店的厢房里喝酒,故意也在大厅里点上一桌,然后口沫横飞地高声说道:

    ??“哎呀,世道真的不公平啊!你们听说吗,誓死守卫襄阳城,被襄阳满城百姓称为神荼郁垒的郭靖郭大侠,竟被朝廷平白无故的冤枉,打进了死牢,听说过几天就要被处斩了。好端端的一代大侠,竟然蒙受如此大的冤屈,这个世道真的太不公平了!”

    ??说完,拍着桌子,似是义愤填膺。另一个接口道:

    ??“是啊,听说朝廷定郭靖郭大侠的罪名是结交匪类,也难保说确有其事。刚才我看见从郭靖郭大侠府第里走出一个身穿青布长衫的胡须花白的老头子,双眼上翻,不用正眼瞧人,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他们这一席话明褒郭靖,实是暗贬黄药师。果然这话传到黄药师的耳朵里,顿时把他气得七窍生烟,全身骨骼“咯咯”作响。要不是担心杀人会加重郭靖的罪责,早就把这群饶舌的人杀得干干净净。这时,周伯通疯疯癫癫地跑过来,嬉皮笑脸地说道:

    “黄老邪啊黄老邪,你一个人躲在这里喝闷酒呢,怎么有好事了就不叫上我?”

    黄药师正在气头上,见周伯通不知好歹,抓起酒坛,稍一用力,那酒坛滴溜溜地转动着,飞向周伯通。喝道:“要喝自己去那个墙角喝,别来打扰老夫的雅兴。”

    周伯通见来势较急,急忙站起马步,伸开双臂来接。哪知道黄药师用的是巧劲,酒坛被周伯通双臂抱住时,仍在旋转。周伯通只好运转步伐,原地旋转两三圈后,才稍稍站定,酒水蘸得脸上胡须上甚至头发上到处都是。

    周伯通双眼一瞪,胡子一翘,骂骂咧咧地说道:

    “好你个黄老邪,这么粗鲁,不是个土匪也像个土匪了!”

    说完,又歪着头,笑嘻嘻地说道:

    “难怪他们会把你当成土匪,我看也很像!”

    只见黄药师瞪了周伯通一眼,闷哼了一声,无心饮酒,气愤地离去。

    酒楼上的食客,对着黄药师的身影,指指点点,言语之中,颇似不敬。周伯通哈哈大笑,自顾自地捧着酒坛,来到黄药师的座位上,桌上的饭菜基本没有动过,让他大快朵颐。

    黄药师走在街上,那张柔派来的细作躲在不远处,不客气地问道:

    “兀那老头,郭靖郭大侠是不是因为你而被抓?胡子一大把了,怎么还不去死呢?!还留在这里祸害郭大侠!”许多不明就里的老百姓一听,将手中的东西铺天盖地地向黄药师砸将过来。黄药师与一灯大师谈禅,心态早已稳若磐石,不动一分;此时见那些吃瓜群众心里愤激,也是为郭靖好。他也没有释放内力来阻挡,任由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倾泻在自己的身上。

    黄药师神情郁闷地回到郭府,气犹不平,一脸严肃,气哼哼地一言不发。黄蓉见父亲神情不愉,满身狼狈,大吃一惊,问道:

    “爹爹,您怎么了?”

    黄药师“哼”了一声,不愿答话。这时,老顽童周伯通提着一壶酒,笑嘻嘻地跑过来,涎着脸,笑道:

    “黄老邪,谢谢你的好酒啊。”

    见黄药师犹在气愤当中,便没心没肺地对黄蓉说道:

    “黄丫头,刚才在街上有人说他是土匪。你看他这个样子,还真的像土匪头子呢。”

    黄蓉见黄药师强忍怒火,急忙瞪了周伯通一眼,要他闭口。哪知道周伯通犹自在哪里絮絮叨叨地在那里说个不停。黄蓉眼珠一转,故意大声地喊道:

    “瑛姑前辈,周大哥在这里闲着没事干,麻烦您带到后花园去啊。”

    周伯通闻言,四处望了一眼,接着飘身而起,飞窜而出,瞬间跑得个无影无踪。

    黄蓉见父亲仍在生气,急忙找话来宽解,对黄药师说:

    ??“爹爹,您也去帮我劝劝靖哥哥吧?”

    ??黄药师哼了一声,说:

    ??“这个傻瓜只知道怎么精忠报国,学什么岳武穆,那个榆木疙瘩,只知道愚忠,你的话都不听,怎么会听我的话!如果他那大师父柯镇恶柯瞎子在这里,也许会劝得动他。我还是离他远点,免得说我也是他结交的匪类。”

    ??黄蓉一听,大吃一惊,立刻知道周伯通疯疯癫癫的说得不错,父亲到外面一定听到什么难听的话,才会让父亲如此怒气冲冲,劝慰父亲道:

    ??“一般的平民老百姓,怎么知道是非曲直,以为朝廷是不会错的,才会在外面风言风语。爹爹千万不要相信别人的胡言乱语!”

    ??黄药师接着又狂笑几声,说:

    ??“想不到我黄老邪一生纵横江湖,横行无忌,到头来还得一个匪类的称呼,岂不令人笑掉大牙!”

    ??黄蓉顿时花容失色,急忙拉着父亲的手,连声说:

    ??“都是女儿不孝,害得爹爹受委屈。”

    ??黄药师挣脱女儿的手,闪在一边,人影早已飞出窗外,说道:

    ??“蓉儿,你好自为之罢!”

    ??话还没说完,人已经走得无影无踪。只气得黄蓉呆在当地,左右为难。

    ??正是:家里平白遭奇祸,亲人遭激又远遁。欲知郭靖怎么才能出得监狱,且看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