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书网 > 宋末群英传 > 施奇计阔出死军营 遵遗嘱张柔掌帅印

施奇计阔出死军营 遵遗嘱张柔掌帅印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书网] https://www.leshu.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十回施奇计阔出死军营遵遗嘱张柔掌帅印

    上回说道郭破虏初战告捷,枪挑蒙古军队先锋汪世显;郭靖分兵守卫襄阳的计划让黄药师等前辈心服口服。黄药师和一灯大师欣慰后继有人。

    单说次日郭靖刚刚起床洗漱,突然接到郭破虏飞鸽传书,说蒙古兵先锋战死后,主帅阔出亲自率兵围困房州,郭破虏已退守房州城。房州城大兵压境,形如危卵,因此请示父亲是退守襄阳,还是死守房州。

    郭靖得书,焦躁异常,他知道,如果自己率兵往援,襄阳太守吕文焕担心襄阳城难保,肯定不乐意,但又不能眼睁睁地看房州失守。于是急忙与黄蓉商议。黄蓉幽幽一叹,说道:

    “房州城兵力不足,兵甲不齐,城墙不坚,不宜于防守。如果出兵驰援,无异于羊入虎口,反而造成襄阳城内空虚;如若坐待房州城灭亡,襄阳城的压力会增大,也是得不偿失。为今之计,只有让蒙古军自动退兵,方是上上之策。”

    “蒙古南犯,没有获利,肯定不会北返。除非是……”

    一时之间,不知如何表达,郭靖挠了挠头,说道。

    黄蓉点了点头,赞许地说道:

    “不错,除非是统帅病亡,疫病流行,又或者是北边动乱……庶几——”

    “对呀——”郭靖一拍大腿,有如醍醐灌顶般地喊道,“上次过儿用石子砸死了蒙哥,蒙古军不战而退,襄阳城有好几年的休整期。”

    念及如此,郭靖兴奋地站起身来,心想,与其静坐待毙,还不如主动出击,擒贼先擒王。决定效法以前刺杀自己结拜安答拖雷的经历,再冒一次险。决定深入敌营,刺杀敌方主帅,让对方知难而退。

    郭靖把这个想法告诉了黄蓉。黄蓉又叹了一口气,说道:

    “其实这个主意我早就有了,只是我不愿你只身冒险。如果靖哥哥执意要去,还是叫齐儿陪你前往吧,这样可保万无一失。”

    郭靖叹了一口气,道:

    “齐儿要负责保卫你们的安全,要是过儿在这里就好了。”

    郭靖想起了以前与杨过深入敌营,全身而退的往事。

    黄蓉笑道:

    “过儿恐怕也不会来襄阳了,要不然叫老顽童周伯通周大哥与你一起去?”

    郭靖苦笑道:

    “周大哥疯疯癫癫,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与他同去,反而会误了大事。”

    黄蓉劝谏道:

    “你一人去,缺乏照应。我还是放心不下,要不我陪你去一趟。”

    郭靖爱抚地拥着黄蓉说:

    “哪能让你又去冒险呢,我郭靖虽然没有甚么本事,但也要誓死保护妻儿的安全。”

    黄蓉突然想起了一个人,说:

    “这里倒是有一个人还可以助你前往,可是如果我说出来,你更加舍不得她去了。”

    郭靖笑道:

    “你说的是你爹啊,他老人家不屑于做这种暗杀行为的。何况他百岁有余,更不能让他去冒险的。如果有个闪失,我更加对不起你了。”

    黄蓉摇头道:

    “就是你的第二个宝贝女儿襄儿啊,现在论机智,论武功,论阅历,后辈才俊中,她是上上之选了。”

    郭靖想了想,坚定地说道:

    “襄儿年纪太小,让她与我去冒险,我于心何忍?”

    说完一千万个不答应。

    黄蓉沉吟了一会儿,说道:

    “既然你执意要一人前往,我也没有办法,我会知会破虏,让他接应你。”

    郭靖紧紧地抱了一抱黄蓉,说道:

    “到了房州,我自会去吩咐他,这个不用蓉儿操心了。”

    郭靖主意一定,决定明天一早就赶去。黄蓉拿出一套夜行衣,仔仔细细地检查打包带上。黄蓉又拿出软猬甲,塞进包里。谁知郭靖不接,仍让黄蓉穿上。黄蓉微一沉吟,顺从地放回柜子里。

    第二天一早,郭靖起身,要了一匹快马,急驰房州。一日工夫,就赶到房州附近。郭靖把马匹寄存在一农家里,然后选择一个僻静的地方,用过干粮,静待天黑。

    夜幕降临,郭靖换上夜行衣,悄悄地潜入蒙古军营。郭靖对蒙古军队的编制、旗号都十分了解,轻而易举地避过哨卡,摸近了主帅营帐。

    蒙古军主帅的营帐灯火通明,知道蒙古将领正在议事,不敢轻举妄动,只好变换藏身之地,来注视着主帅营帐的动静,还不到一炷香的时间,见蒙古将领纷纷走出帐篷,知道蒙古将领议事完毕。

    静候了片刻,躲过了岗哨,偷偷地潜到帐篷外,展开游虎爬墙之功,轻轻地爬到帐篷顶部,俯身往下看,只见一个主帅模样的还和几个人在商量着什么。这个主帅阔出是郭靖故人之子,依稀熟悉,以前在大漠时曾见过,想不到几十年不见,已长大成人。

    与主帅阔出在一起商量的是一个身着红衣的藏僧,那晚纵火偷袭襄阳的那个藏边五魔逃出来的那个人,也侍候在旁边,对这个藏僧十分恭谨。郭靖猜测这个红衣藏僧肯定就是藏边五魔的师父。听见他与主帅谈话,声音粗豪,语气狂妄,倨傲异常。郭靖听见他说:

    “该死的郭靖,把我的徒儿劫去。我明天就赶到襄阳去,把我那三个徒儿救出来,顺便把郭靖和周伯通解决掉。”

    阔出闻言,急忙阻止道:

    “现在的襄阳城。奇人异士颇多,您不必多生枝节。大师只要干掉郭靖,树倒猢狲散,襄阳城就唾手而得了。”

    说完端起一杯酒,敬向那个红衣喇嘛。这个红衣喇嘛也不客气,大刺刺地伸手接过,一饮而尽。说道:

    “王爷尽可放心,对付一个徒有虚名的人,对老僧来说,只不过是牛刀小试。”

    说完,带着自己的徒儿,大摇大摆地走出营帐。

    郭靖心想,阔出也邀请了奇人异士,武功深不可测,自己孤身一人犯险,不宜轻举妄动。决定等他们都熟睡了,再下手不迟。他凝神观看那位统帅,见他拿出一本书来,在灯下观看。禁不住在心里骂道:我原本顾念故人之情,不想取你性命,只想略微惩戒你,谁知你却派人去襄阳暗杀我,烧我府第。你不仁在先,也怨不得我了。

    念及于此,更无犹豫,拔出随身携带的匕首,轻轻一划,帅帐顶部出现一个人形大的破洞,郭靖从中一跃而下。

    郭靖人未着地,只听见一个外地粗豪的口音嘎嘎嘎地笑道:

    “主帅料得不错,果然会有刺客来行刺。”

    一股劲风已掠向郭靖面门。郭靖久经对阵,一点都不慌张,双手同时使出一招“降龙十八掌”,左掌“见龙在田”迎敌,右掌使出“亢龙有悔”,拍向阔出,结结实实地打在阔出胸前。阔出中掌,“噔、噔、噔”连退三步,一口鲜血从口中激射而出。

    郭靖见一招得手,借着对方的掌力,又从破洞中翻了出来。突然,帐外灯火通明,万箭齐发,郭靖随手撕下一块帐篷布,周身一抖,箭矢纷纷反射回去。郭靖的双脚在帐篷上一点,借力又跃上旁边一座帐篷,几个腾跃,已在数丈之外。然而帐篷顶上也有三四个追敌,紧追不止,地面上的部队也是呼喊着追来。

    郭靖不断地腾跳纵跃,正自思考往哪个方向脱身。突然,只见北方敌营燃起了大火。郭靖知道,这个北方营帐一般是押运粮草的地方。这个地方起火,蒙古兵就不能不去救的。果然,跃过了数十个帐篷后,追敌逐渐减少。郭靖乘机跃下平地来,躲过几个岗哨,就能行走自如了。

    郭靖几个腾跃,顺着原路返回。他登上一座小山坡,望见蒙古兵营仍在激战。心想:肯定也有中原武林志士在放火焚烧蒙古兵的粮草,现在遭到围击,如果见死不救,于心不忍。主意已定,又悄悄地潜回蒙古军营。在一个僻静处,抓住一个蒙古兵,点了他的穴道,剥了他的衣服,丢在一边。然后自己穿上蒙古军服,提着长矛,往火光处冲去。

    来到近前,果然看见一个身穿夜行衣的娇小身影被蒙古兵围在垓心,左冲右突,急思突围。郭靖迫近一看,这个刺客的掌法、身形很熟悉,一时也想不起是谁。他也无暇考虑,急忙拍出“降龙十八掌”的“飞龙在天”,随着一身虎啸龙吟,刺客的身形轻轻地飘起,挡在前面的兵卒纷纷倒地。那个刺客却借郭靖掌力,腾空一跃,轻松逃逸而去。郭靖见一招得手,身形一闪,隐入乱哄哄的军队当中,抽身而出。路过刚才被剥衣服的蒙古兵旁边,郭靖脱下衣服,丢在旁边,然后遥空一点,解了他的穴道。郭靖知道蒙古人的法律,这个失掉衣服的士兵自己虽然没有被自己杀掉,但如果给元兵发现,也会被凌迟处死的。郭靖不愿伤及无辜,又救了他一命。

    郭靖逃离敌营,飞步向房州城赶去。只听见城里已吹响了军队集合的号角。郭靖轻轻地一跃,跃上城墙,循声赶到军营。见郭破虏正在调兵遣将。

    原来郭破虏听哨探说蒙古营深夜乱作一团,似乎有人劫营。他想趁此良机,好好地攻打蒙古营寨,建功立业。将士们也是摩拳擦掌,整装待发。郭靖从天而降,更是让他们喜出望外,郭破虏急忙上前拜见。

    郭靖一挥手,朗声说道:

    “大家辛苦了,赶快回营休息吧,很快就会有好消息传来的!”

    说完,拉过郭破虏,说道:

    “敌营混乱,你判断准确了?如果是敌军故意引你上钩呢?岂不是白白去送死?兵不厌诈,你要多多体会这个道理!”

    郭破虏被说得面红耳赤,不敢作声。郭靖缓了一口气,又说道:

    “不过你的忠勇可嘉,身为主将,以后多多怜恤部下,要打有准备的仗。”

    郭靖不许郭破虏带兵趁乱进攻蒙古兵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因为他知道蒙古兵训练有素,不会因为一个主帅的突然身亡而乱作一团。

    果然,蒙古兵在抓不到两个刺客后又各回原位,将领们集中在帅帐里。这时候的阔出已经是气若游丝,奄奄一息。胸前的战袍已经染红,藏边五魔的师父正在运劲替他疗伤。阔出勉强睁开双眼,环视众将士,断断续续地说道:

    “我命丧于降龙十八掌,中原武林,只有郭靖会这一套掌法,弟兄们要给我报仇。我死之后,帅印暂由张柔执掌,大家必须听张柔兄弟的号令。”

    说完又拿出一封信来,递给张柔说:

    “除掉郭靖,必须如此这般。”

    说完,圆睁双眼,停止了呼吸。原来阔出早料到宋兵会派刺客来行刺,他轻信藏僧的武功了得,没有用替身来做诱饵。本以为在王帐下埋伏重兵,可以一网打尽。谁知郭靖亲自来袭,也不知道郭靖武功高强,更兼会有双手互搏之术,拼着自己受伤,也要将敌方主帅斩杀。阔出就这么糊里糊涂地送了性命。主帅逝世,众人满脸悲戚,蒙古军营沉浸在哀伤之中。

    阔出临终前,任命降将张柔作为元帅,将领中有很多人始料未及,还以为阔出被郭靖打糊涂了,才有此匪夷所思的命令。其实这个张柔,字德刚。易州定兴(今河北定兴)人。蒙古军南下时,曾聚集乡邻亲族数千家结寨自保,被金当局任为定兴令,后与蒙古军战于狼牙岭,兵败被俘,降于蒙古。后随蒙古军攻打金国,是蒙古灭金的功臣,曾重建保州。史载张柔这个人“少慷慨,尚气节,善骑射,有谋略,以豪侠称。”阔出任命张柔为主帅,也是他深知张柔的能耐,不拘一格,擢拔使用。

    果然,张柔马上升帐点将,严令全军秘不发丧,各就其位,按照原来的编制布置营盘。接着又着令几个对他心怀不满的蒙古将领护送阔出的遗体回蒙古。

    第二天,张柔领兵出战。郭靖命人打探,得知蒙古军更换帅旗。郭靖原以为打死主帅阔出,蒙古兵会不战而退,谁知蒙古兵很快更换主帅,过渡得极为平静。着实令他大为惊讶,他知道这个张柔是一个极不好对付的扎手人物,熟读兵书,身经百战。此时由他领兵,襄阳城才是面临真正的灾难。郭靖见蒙古大军压境,房州城孤军无援,不禁愁眉深锁,束手无策。

    正是:巧施奇计斩敌酋,始料不及引祸端。不知张柔接任主帅后,会有什么动作,欲知结果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