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书网 > 宋末群英传 > 黄药师授艺逢知己 周伯通学武遇克星

黄药师授艺逢知己 周伯通学武遇克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书网] https://www.leshu.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六回黄药师授艺逢知己周伯通学武遇克星

    上回说到蒙古兵撤退后,襄阳出现了暂时的和平局面,郭靖、黄蓉利用这难得的空闲时间,督促子女练习武功,郭襄聪慧绝伦,竟同时学会了“逍遥游”轻功、“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等丐帮三大镇帮绝艺。

    且说黄药师来到襄阳后,除了与一灯大师谈谈禅,其他时间就是在钻研自己的武功。在这一班后辈中,黄药师尤其喜欢郭襄,晚宴时郭襄的一曲《满江红》,曲惊四座,东邪黄药师更是喜不自胜,对这个外孙女青眼有加。一天早晨,黄药师刚刚起床,玄天一周运行后,丫鬟端来早点,黄药师用罢点素食,却听得郭襄敲门前来求见。黄药师欣喜地呼她进来,郭襄施礼毕,垂手站在一旁。黄药师道:

    “襄儿不必拘礼,我黄老邪最不喜欢这些繁文缛节!”

    郭襄一听,顿时轻松起来,笑嘻嘻地向前,给黄药师捶背。捶得黄药师满身轻松,浑身舒畅,笑呵呵地说道:

    “这把老骨头也该捶捶啦,以前你娘淘气时怕挨我骂,总是给我捶背。现在很久没人给我捶啦。”

    郭襄笑道:

    “只要外公愿意,我天天来给您捶背。”

    黄药师却不许她胡闹,说:

    “我的气功运行一周天,四肢百骸就会轻松如也,不劳你费力啦!你还是用你的宝贵时间多练练有用的功夫罢。”

    郭襄一本正经地说:

    “谨遵外公吩咐!”

    黄药师哈哈大笑,将郭襄细细地打量了一番,郭襄忽闪着一对大眼睛,灵气四溢,心下更加欢喜,说道:

    “人人说你是‘小东邪’,我看你虽然少了些杨过的那种狂傲之气,但从你身上流露出来的男子都自愧不如豪爽豁达,逼人的英气,确让人又爱又怜。不知道你除了武功外,文艺方面怎么样?外公要考校考校你。”

    说完,黄药师出了几个考题,见郭襄对答如流,文思泉涌,毫无滞窒,心下大喜,说道:

    “你文思敏捷,有你母亲的聪颖。如果你再博览群书,多加练习,过不了多久,就能超过她啦。”

    接着,黄药师又想看看郭襄练武,郭襄羞惭地说道:

    “娘忙于为爹爹打理军务,没有空教我武功,您的武功我只会落英神剑掌,其余的都是些花拳秀腿,不敢在外公面前班门弄斧。”

    黄药师笑道:

    “你会落英神剑掌啊,那好,你试演练一遍给我看看。”

    郭襄在外公面前,不敢放肆,认认真真地打了一遍。拳脚虽然还是放得不是很开,饶是如此,看得黄药师隐隐心惊。只见郭襄每一步颇具法度,每一拳隐含风雷,每一招都具有大家风范。

    郭襄演练完毕,站在一旁,等待外公指导。黄药师却笑道:

    “你虽然打的是落英神剑掌,但又是另外一种境界。你母亲打得轻灵飘逸,你却打得虎虎生威。在你的拳脚里,有以前老叫化洪七公的稳重,你爹爹是不是也教过你武功?”

    郭襄一听,羞赧地说道:

    “爹爹只是教我弟弟和大小武哥哥的功夫,没有时间教我。”

    黄药师笑道:

    “你瞒得过别人,瞒不过你外公,你娘也肯定瞒不过她。”

    郭襄嘘了一声,压低声音说道:

    “外公您要替我保密,我是通过这扇窗户偷看学来的。”

    黄药师抚掌大笑,饶有兴趣地说:

    “我倒想要看看襄儿偷学来的武功究竟有如何高明。”

    郭襄听见外公不以偷学为忤,就把降龙十八掌从头到尾演练一番,由于降龙十八掌威力较大,因此都是让劲力隐而不发。黄药师看她演练完毕,啧啧称奇。赞道:

    “你父亲说你弟弟这么久还没有学全降龙十八掌,你偷学倒能够娴熟自如了。”

    说完,黄药师呷了一口茶,继续道:

    “奇怪,你的降龙十八掌里隐含少林拳法,虽说天下武功,源出少林,但老叫化子和你父亲是没有学过半点少林功夫的。”

    郭襄就把自己亲聆觉远和尚临死之前默念《九阳真经》的事说给外公听,这是她第一次把这次的遭遇说出来。

    黄药师听后叹道:

    “想不到你小小年纪,竟有如此际遇,如果善加运用,前途不可限量!”

    黄药师微笑着看着郭襄,用话来套她,脸孔一般,严肃地说道:

    “小东邪瞒不过我黄老邪的,襄儿还偷学到了甚么武功,老实说出来罢!”

    郭襄一听,大吃一惊,还道她外公发现了她的秘密,急忙承认,说他偷看了姊夫演练打狗棒法。黄药师装出一副不相信的样子,说:

    “老叫化子的打狗棒法变化多端,你能偷学到,我不相信,一定是你娘偷偷教你的!”

    郭襄一听,急了,摇手道:

    “打狗棒法,是丐帮的看家本领,只能允许帮主掌握,不能传给外人的。就是父子、母女都是一样。”

    黄药师轻蔑地笑道:

    “甚么狗屁规矩,杨过那小子不是也学会了,他是丐帮帮主吗?”

    郭襄笑道:

    “杨大哥机缘凑巧,加上他聪明绝顶,才破例掌握打狗棒法的。”

    黄药师又用激将法对郭襄道:

    “你说你学会打狗棒法,试演一遍给外公看看。外公看是不是真的,或者是在哄骗你外公开心。”

    郭襄从架上拿出鸡毛掸子,随手舞出第一式。黄药师看了一眼,不禁哑然失笑,急忙从腰间拔出玉箫,递给郭襄,道:

    “如果老叫化子看到你用鸡毛掸子打他的打狗棒法,鼻子不被你气歪才怪呢。”

    郭襄接过玉箫,把三百六十式打狗棒法从头到尾舞过一遍。

    黄药师拈须在一旁,静静观看。只见郭襄一会儿如飞鸟投林、乳燕归巢,一会儿动如脱兔,捷如奔马,其中还包含有洪七公的“逍遥游”轻功。尽管玉箫很短,仍然把打狗棒法的精髓表现得淋漓尽致。一套演毕,郭襄俏然而立,脸不红、气不喘。

    黄药师笑道:

    “哈哈哈,我要去说给老顽童听听,气死他。他的得意徒儿这么久还学不会全套的打狗棒法,‘降龙十八掌’也只知道一星半点,我的小东邪就已经将丐帮的三件镇帮绝技掌握了……!”

    郭襄一听,玉手轻摇,大为着急,道:

    “外公!求您啦,不要说给周伯伯知道。周伯伯一知道,他会到处乱说,我娘也会知道了,我娘知道我在偷学武功,肯定又要罚我了。”

    黄药师拈须笑道:

    “你以为你娘不知道啊,你爹娘只是叫我来指点你弟弟练武,我怕你说我偏心,想传你一套功夫,看来没有这个必要啦!”

    郭襄一听外公不准备传她功夫,小嘴一扁,装作要哭的样子,急忙上前拉住外公的手,撒娇地道:

    “外公只教我弟弟,不教我功夫,真的很偏心呢!”

    黄药师捋着胡须笑道:

    “襄儿,你只要勤练九阳神功、降龙十八掌和打狗棒法这三门绝世武功,做到收发自如,就可以横行天下,罕逢敌手啦。我的功夫与这三项相比,真的是三脚猫、野狐禅呢。”

    黄药师故意不说自己的得意武功落英神剑掌。

    郭襄说什么都不肯,拉着外公的手,撒娇道:

    “外公您上通天文,下通地理,博览群书,精通阴阳五行、奇门八卦数术,琴棋书画,更是无一不精,我娘随便乱学些皮毛,已经十分可观。所以我娘一再交待,说我们三姊弟,只要谁能学得外公的十分之一的武功,就可以无敌于天下!”

    黄药师呵呵一笑,道:

    “你外公是很严厉的,你娘小时候怕跟我学武功,才故意说得我神乎其神的。其实,以前的什么武功,我也忘得一干二净了!!”

    郭襄小嘴一乔,故意撒娇地赖在黄药师的身畔,说道:

    “我娘在说起外公来,总是如数家珍,上至天文、下至地理、文韬武略、样样有门;诗词歌赋、书画琴棋、八卦算数、无有不成;医卜星象、阴阳五行、奇门遁甲、皆在胸中;武功气功、拳法剑理,秘技绝学,皆是独创;农田水利、商经兵法、柴米油盐、无所不能……。”

    黄药师呵呵大笑,郭襄对自己的评价虽言过其实,却无一不说中自己的每一项傲视当世的绝艺,很是受用。说道:

    “也罢,你想学甚么,你尽管说罢。”

    郭襄一时之间不知如何回答,犹豫了一会,坚决地说道:

    “外公的您每一项绝技,襄儿都想学会!!”

    黄药师一惊,随即满心欢喜,笑道:

    “难怪你母亲说你是练武奇才,有你这一份好学之心,甚么武功都不在话下了。”

    沉吟了一会,黄药师又说道:

    “我受你娘之托,来教你弟弟的武功,我也没有太多时间教你,一天只能教你一个时辰。”

    郭襄一听,欢呼雀跃起来。每天一个时辰,等于是格外开恩了。

    黄药师沉吟良久,捻须道:

    “襄儿,外公闲云野鹤,那些桃花岛的初浅功夫,你就向你娘学学即可。我这里新近创立了一套拳法,名唤‘碧海潮生掌’,就教给你防身罢!”

    原来黄药师刚才看了郭襄的武功,走的是刚猛沉稳之路,这一套正是他老年的得意佳作,只有二十四式。却是黄药师不屑于丐帮的“降龙十八掌”的刚猛路子,独创这刚柔并济的一路掌法,比它还多出六掌,有盖过“降龙十八掌”之意。

    郭襄一听,知道是黄药师苦心孤诣的晚年佳作,轻易不与示人,现在自己第一个获得真传,心下大喜,欢呼道:

    “外公您真好!襄儿一定不负您的期望!”

    黄药师品了一口茶,缓缓地站起身来,慢慢地将“碧海潮生掌”演练了一遍,一路演一路将其中的要诀解释给郭襄听,让郭襄在心里默记。然后边讲解边舞动双手演第二遍,把怎么发力、怎么变化一一指点给郭襄。谁知郭襄真的是练武奇才,更兼有黄药师手把手地教导,黄药师在第三遍打完后,郭襄已经基本上掌握了。黄药师让郭襄试演一遍,郭襄照着黄药师的步伐,依样画葫芦般打了出来,确实是龙行虎步,行云流水,深得“碧海潮生掌”的要诀。黄药师点了点头,捻须赞许道:

    “说到学武功的悟性,你爹爹不及你娘十分之一,而你娘又不及你的十分之一!照你学武功的悟性,一年以后,我黄老邪都觉得黔驴技穷啦!”

    郭襄听黄药师如此夸奖,甚是不好意思,只是谦虚地说:

    “哪里哪里,外公谬赞,襄儿愧不敢当。”

    黄药师接着劝导说:

    “学武功悟性固然重要,其实毅力和恒心更加重要。你的父亲以前傻头傻脑的,没有一点学武资质,我开始没有看好他,谁知他经过自己的努力加上很多际遇,照样也学成了惊世骇俗的武功,成就还在你娘之上。我希望你既要有你娘的悟性,又有你爹爹的毅力和恒心。”

    郭襄躬身道:

    “谨遵外公教诲!”

    黄药师捻须微微一笑,说:

    “我看将来能够将我桃花岛武功发扬光大的,非你莫属。如果能够做到刚才你所答应的话,成为一代宗师也是预料之中的事!”

    教完了郭襄,黄药师看看日上三竿,便让郭襄自己练习,脚步轻松,心满意足地走了。他要去后花园教郭破虏的武功。

    黄药师来到后花园时,郭破虏正在苦练降龙十八掌的“亢龙有悔”那一招。由于郭靖教不得其法,郭破虏学不得其道,整个上午,郭破虏依然反反复复地演练着那三招。黄药师也不打扰,微笑着站在一旁看郭破虏怎么使劲,如何发力。看着不对,就去给他指正。

    老顽童周伯通走了过来,笑嘻嘻地对黄药师说:

    “黄老邪,你又发明了甚么新功夫啊,打给我看看好不好!”

    原来老顽童周伯通先教了耶律燕和完颜萍几招几式,见她们打得招式呆板,软弱无力,提不起半点兴趣,打了个哈欠,任由她们自打自练,自己则飘然而去。来到后花园,看耶律齐练武功,耶律齐练到一半周伯通也没有劲头了,打着哈欠对耶律齐说:

    “你的武功进步很大,招数也打得很顺了,就照这样练下去罢!”

    耶律齐抱拳一揖,说道:

    “谢谢师父教诲!您四处逛逛,容徒儿慢慢领会领会师父绝顶武功的妙旨……。”

    周伯通倒背着双手,打着哈欠,转身离开,走到半路,又偷眼回头一望,见耶律齐抽出打狗棒,在那里舞了起来,心下不禁一喜,偷偷一笑,又蹑手蹑脚地掩了回来。见耶律齐舞来舞去,没有洪七公那么行云流水般威力无穷,只是步伐迟滞,棒法平平无奇。以为耶律齐故意藏私,便咳嗽一声,走了出来,板着脸说道:

    “嘿嘿,我刚走一下,你就偷懒了!”

    耶律齐见师父去而复回,大吃一惊,见师父见责,更是惶恐不已,早已忘记丐帮“打狗棒法”不能外泄的规矩,急忙躬身行礼,道:

    “徒儿忝为丐帮帮主,丐帮绝技尚未领悟,刚刚我岳母大人教给我一套打狗棒法,徒儿还不大熟练,我打算把这一套打狗棒法完全熟练后,再学师父教的武功。”

    周伯通一听说是黄蓉教导,不会有误,顿时来了精神,手舞足蹈地说道:

    “哈哈哈哈……,打狗棒法?你学会了吗?”

    耶律齐恭谨地答道:

    “打狗棒法博大精深,我一时半刻还没有把三百六十式完全掌握。”

    周伯通喜不自胜,说:

    “那我拜你为师,你也把打狗棒法教给我啊。”

    说完,作势就要下跪。

    耶律齐知道自己师父的脾气,嗜武成癖,而且说到做到,急忙闪过一旁,正色道:

    “师父明鉴,打狗棒法只能是本帮帮主才能拥有,徒儿现在忝为丐帮帮主,理应维护本帮帮规。”

    周伯通翻着白眼,嘀咕着说道:

    “听说杨过那小子也不是丐帮弟子,老叫花子也照样教他‘打狗棒法’!”想到此处,又转过身,涎着脸说道:

    “好徒儿,你就用老叫花子教杨过的方法教我吧……。”

    耶律齐哪敢应允?眼珠一转,诚恳地说道:

    “师父,您看徒儿也不是很会!您的见识高,何不您也来指点我吧!”

    周伯通一听,双手乱摇,心知学武之事黄了,心里闷闷不乐。也无心看耶律齐练武,往后花园这边赶来,现在遇上了黄药师,正当找到一个可以满足自己学武欲望的人。

    郭破虏学武大有其父之风,黄药师在指导郭破虏练武,练了半天都不能掌握其中要领,已经让黄药师很不耐烦,现在看见周伯通也来捣乱,心里更是不耐。骂道:

    “老顽童啊,俗话说,老来学鼓手,会了用不久。你现在已经是半截入土之人,还在这里捣甚么乱,你还不快去陪你瑛姑,不怕她给别人跑了啊?”

    周伯通又碰了壁,没好气地说:

    “你才是半边脚踩进棺材里的人呢!吵甚么吵啊,想打架啊。哈哈哈,傻鸡婆带鸭仔,傻外公教外孙!大傻教小傻,傻得满地爬……”

    看见黄药师横眉怒目,拍着手跳跃着笑道:

    “好玩好玩,黄老邪生气啦!”

    说完,又跳到郭破虏身边,说:

    “小兄弟,你在学甚么功夫啊。入门先站三年桩,你这个凶外公是不是也在让你练习站马步啊?”接着又自言自语道:

    “‘要学打,先扎马’。你这个也不是什么马步啊?咦,好像那个死老叫化子那样比划呢。”

    原来黄药师也没有教他武功,知道他贪多嚼不烂,只是督促他练习降龙十八掌。根据自己多年与洪七公的交手经验,告诉他怎么发力、怎样运劲。今天,正在看郭破虏练习“亢龙有悔”这一招。周伯通看他舞了一会儿,说:

    “?健???抢辖谢?拥慕盗??苏七馈P⌒值埽?憬涛野。?野菽阄?Γ?趺囱?俊

    郭破虏见是老顽童,急忙收招,挠了挠头,喊道:

    “周伯伯好!”

    周伯通笑道:

    “小娃娃,很懂得做人哦,比你外公强多了。”

    说完,拉着郭破虏的手,央求道:

    “小兄弟,你愿意收我为徒吗?”

    郭破虏莫名其妙,指着自己的鼻子,然后又指着他:

    “谁?我?我收你为徒?”

    周伯通哈哈大笑,说:

    “你答应了,师父在上,受我一拜。”

    浑然不管黄药师在旁边,就要磕头。黄药师冷哼一声,不予理睬,他想看看郭破虏的应变能力。只见郭破虏也急忙跪下身来,给周伯通磕了三个响头,说道:

    “周伯伯,我还在学武功呢,怎么能收你做徒弟啊,请别折杀我啦。如果你不嫌弃,你也来指导我的武功最好啦。”

    周伯通又一次碰壁,看见郭破虏将要跪倒,一弹而起,跃上假山。

    黄药师叫道:

    “破虏,别去理会老顽童,疯疯癫癫的,没完没了,继续练你的武功罢。”

    郭破虏点头答是。继续练那一招“亢龙有悔”。

    周伯通哼了一声,说:

    “你不教我,我偷学。”

    说完照着郭破虏的套路挥舞起来,双掌平推而出,谁知他使用的是劈空掌的内力,正在他面前有一棵碗口粗细的松树,被他的掌风拦腰劈断。

    黄药师讥笑道:

    “老顽童,你这个样子谁愿收你为徒啊,只知道拿一些花草树木来出气。心专才能绣得花,心静才能织得麻。你这个贪多的脾气,哪时才能改,我看你还是先去学绣花罢。哈哈哈——。”

    周伯通偶尔失手,又遭黄药师的嘲笑,脸讪讪的怔在那里。正寻思怎么去气黄药师,这时候,旁边的一扇窗户推开,郭襄伸出头来,把手中的东西一扬,叫道:

    “周伯伯,您看这是甚么东西?”

    周伯通看见有台阶可下,高声叫道:

    “黄老邪,多练多乖,不练就呆。连这个道理也不懂,冤枉活这么多年啦。”

    左脚一点,飞跃过去,再也不理黄药师的冷嘲热讽了。

    黄药师看见郭襄把老顽童引开,心里乐开了花,哈哈一笑道:

    “小东邪郭襄是老顽童的克星,这一回老顽童遇上这个鬼精灵,有好戏可以看啦,哈——哈——哈——哈……。”

    有道是:顽童嬉戏无长幼,痴心学武无尊卑。未知郭襄叫老顽童去有何意图,欲知结果如何,请看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