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书网 > 宋末群英传 > 教武功黄蓉施机巧 学绝技郭襄显慧心

教武功黄蓉施机巧 学绝技郭襄显慧心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书网] https://www.leshu.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五回教武功黄蓉施机巧学绝技郭襄显慧心

    上回说到蒙古军在阔出和阔端的率领下,兵分两路,大举进攻南宋,襄阳城在郭靖等众英雄的协助下,守卫颇有法度。阔出派人来刺杀郭靖未果,攻破了北边的数座城池后,掳掠了大量牛羊财物,退兵北归。

    蒙古军队的退兵,襄阳暂时出现了安宁局面。丐帮弟子侦得蒙古军并没有撤回大漠,而是只留在中原地区,暂时休整。郭靖知道蒙古军南侵之心未死,很快又会引兵南下攻宋。因此,趁这一段时间有空,日夜督促大小武兄弟和郭破虏练习武功。

    郭靖师承多门,幼时受“江南七怪”的教导;又从草原英雄哲别等处习得骑射本领,还从全真教马钰处修得全真内功;在黄蓉的帮助下,又从洪七公处学得“降龙十八掌”;在桃花岛时,被受困的周伯通欺骗,习得“空明拳”和双手互搏,将《九阴真经》囫囵吞枣地记得滚瓜烂熟;后聆听一灯大师讲解九阴神功的要旨,被欧阳锋逼迫,练成《九阴真经》上的功夫。但总的说来,由于资质的原因,一直没有自己独创的武功。而自己浸淫最久、使用得最得心应手的也只有“降龙十八掌”,可是洪七公在教导他学习“降龙十八掌”时一再告诫他不可外传,因此他十分苦恼。这一日与黄蓉谈起授艺之事,说道:

    “齐儿忙于戍守襄阳,习练打狗棒法还未完成,学习‘降龙十八掌’的时机未到。我看破虏根基业已扎实,正是学习‘降龙十八掌’的大好时机,我欲将此技传授与他,可七公一再告诉我不可外传。似此如何是好?”

    黄蓉笑道:

    “事急从权,破虏虽不是丐帮弟子,但他也不是外人啊!规矩是人定的,也可由人来废除。现在襄阳城岌岌可危,正需要后辈弟子习得绝艺,以便报国为民。我想七公在天之灵,也会得以欣慰的……。”

    郭靖挠了挠头,甚是不以为然。黄蓉见郭靖仍在犹疑,便笑道:

    “靖哥哥,如果你怕七公责怪,我们何不在他灵牌前将此事禀告,卜上几卦看看,如果是天意难违,我们就此作罢。”

    郭靖闻言甚喜,沐浴斋戒几天后,择得吉日,相携黄蓉、郭破虏来到洪七公灵牌前。先让郭破虏献上果品牲礼,自己拈上三根檀香,念念有词,默默禀告。黄蓉递过签筒,郭靖接过,摇了几摇,从签筒里跳出一根签来,落在地上。黄蓉一把抢过,看了一眼,抚掌大笑道:

    “靖哥哥,你看!七公同意了……。”

    郭靖接过一看,只见签上写满蝌蚪文,自己只是依稀识得“大吉”二字,自然是大吉大利,百事顺遂,心下大喜,对黄蓉道:

    “这签上的批文怎么解释,你快告诉我是什么含义?”

    黄蓉抿嘴一笑,说道:

    “这些蝌蚪文我也不能全部认识,襄儿倒是识得,破虏,快去叫你二姐来看看。”

    破虏听说是上上签,心里兴奋不已,待母亲要自己去找郭襄时,早就飞出门外,一路小跑,瞬间不见踪影。

    郭靖脸现喜色,对黄蓉道:

    “既然七公给了我们大吉的谕示,我将“降龙十八掌”传授给破虏。你会教一些,将师傅的“逍遥游”轻功和“逍遥掌”传授给芙儿和襄儿,还要在近日内将“打狗棒法”悉数传给齐儿;大小武兄弟说不得要麻烦朱师兄了。至于两个徒媳燕儿和萍儿,就交给周大哥和瑛姑前辈,能够学多少就学多少了……”

    黄蓉深以为然,觉得郭靖的委派颇有独到之处。夫妻二人正说着话,却见郭破虏拉着郭襄跑来。

    郭靖也不等郭襄施礼问好,就拿着签递给郭襄,道:

    “襄儿,你识得蝌蚪文,麻烦你将签上的句子读给我们听听!”

    郭襄接过,见是一只自己新做的签儿,满脸狐疑。见黄蓉一个劲地向自己使眼色,这才明白母亲要自己赶制这根新签的用意。她望了父亲一眼,见他微笑地问着自己,急切的心情难以言表,便轻咳一声,大声地念道:

    “第八十六签,大吉。

    神功绝艺原有根,

    此时授予有缘人。

    神功再传播惠远,

    利国利家利武林。

    嗯,这根签的大概意思是说什么神功绝艺现在可以传授给有缘人了,签上说神功绝艺再传后,不仅对家国有利,对整个武林都有利!”

    说完,向黄蓉会心一笑。黄蓉暗暗竖起大拇指,直夸郭襄见多识广,解签一流。母女俩的双簧戏在朴实、憨直的郭靖面前演得天衣无缝。

    郭靖从郭襄口中证实了自己的猜想,心下大喜,对郭破虏和郭襄俩姊妹喝道:

    “破虏、襄儿,你们俩赶快在七公灵前磕几个响头,上三根檀香。今晚我就开始给破虏传授‘降龙十八掌’。襄儿你将这个喜讯告诉你姊姊,你们俩姊妹可以学习七公的‘逍遥游’轻功和‘逍遥掌’了。”

    郭破虏早就知道父亲的“降龙十八掌”的神乎其技、威力无穷,很想让父亲传授给自己,但囿于帮规,始终不得如愿,此时见父亲如此吩咐,立即欢呼雀跃,抢在郭襄的前面,照着父亲的吩咐,高高兴兴地在洪七公的灵牌前磕了三个响头。郭襄也接着磕了头,上了香。黄蓉见父子二人兴奋莫名,抿嘴一笑,接过签筒,飞快地将藏在身后的另一只签塞进签筒里。

    当晚,郭靖将“降龙十八掌”的要诀传授给郭破虏。在教完了郭破虏的一招“降龙十八掌”中的“潜龙在渊”时,突然记起一件事,对郭破虏说:

    “武功再好,也只能用来单打独斗。想要临阵对敌,还得掌握一些马上骑射的本事。当然行军布阵的本事更加重要。我现在教你一些马上征战的本领。”

    说完,从兵器架上抽出一对短戟来,对郭破虏说:

    “我们的祖先是郭公讳盛,外号“赛仁贵”,乃地佑星也,是梁山一百单八条好汉中的第五十五条好汉。想当年他老人家凭着一支方天化戟,所向无敌,被委任为中军马军骁将。后来随着宋江接受朝廷招安,被朝廷委以重任,东征西讨,屡立战功。你祖父啸天公将家传戟法,变长为短,化单为双。我们作为名门之后,忠良后代,应该发扬郭家的家传武学,切不可堕了祖宗的威名。现在我教给你的是郭家双戟的基本使用方法,以免以后连自己祖宗的传家宝也忘记了。”

    说完,就拿出双戟舞了起来。郭靖很少使用武器,这一对短戟也使用得不是很娴熟,更兼是在教导自己的儿子,因此舞得极慢,一遍舞完,郭破虏已经记住了一大半。郭靖又耐心地舞了一遍,然后让郭破虏试演。郭破虏照着父亲的样式,似模似样地演练出来,虽缺乏父亲的沉着稳重,但也舞得劲力十足。

    第二天,郭靖又拿出一杆铁枪,对郭破虏说:

    “想当年你祖父啸天公,和你杨过杨大哥的祖父杨公铁心是患难兄弟。在牛安村遭到完颜洪烈的迫害,亲人失散。全真教长春真人丘处机和我师父江南七怪打赌,分别约定十八年后,我和你杨康叔叔比武。我师父怕我不敌杨家枪法,因此教我一些杨家枪法。杨家枪法,所向无敌。你杨大哥的祖先杨公再兴,乃抗金名将,曾经是岳武穆帐下的一员猛将。绍兴十年,金兵将领金兀术率龙虎大王等两万骑兵直袭郾城,双方激战数十次,金兵不退。杨公再兴杨老爷爷单骑冲入敌阵,欲生擒金兀术,却被金军围住。杨老爷爷血战,杀金军数百人,自己也受伤数十处,血透战袍。终获全胜。史称‘郾城大捷’。后来,金兀术又率兵十二万进逼临颖,岳武穆亲自督军迎战。杨老爷子率轻骑三千以为前哨,至小商桥,突遇金军大队,陷入金军五万余人的重围。杨老爷子率先冲入敌阵,经浴血奋战,斩敌两千余人,其中有万户一人及千户百人。终因寡众悬殊,杨老爷子及其所部并皆战死。及获老爷子的尸体,检其全身所中箭孵,竟有两升之多。想当年,杨再兴老爷爷单枪匹马,枪挑小商河,打得金人落花流水。是何等的英雄!”

    郭靖向儿子述说以前故事,听得郭破虏悠然神往。郭靖接着说:

    “杨家枪法虽是兵家绝技,用于战场上冲锋陷阵,固是所向无敌,当者披靡,你七位祖师爷也不怎么懂得杨家枪法,后来杨铁心叔叔想把这一套杨家枪法传授给我,可惜一直没有机缘,因此我掌握的也不是很多,但是练习武功,关键靠自己领悟。为父现在教你一些粗浅的杨家枪法,希望你能像杨大哥的祖先杨再兴老爷爷一样,英勇杀敌。”

    说完,挺起花枪,一招“凤点头”,往空处虚点,红缨抖动,枪尖闪闪,虎虎生威,这一套七十二路杨家枪法,郭靖更是知之甚少,因此舞得更慢,但在郭靖内力的催动下,把那枪使发了,只见枪尖银光闪闪,枪缨红光点点,攒、刺、打、挑、拦、搠、架、闭,好一路枪法!招数灵动,变幻巧妙。郭靖舞完,郭破虏已经记住了。郭破虏接过父亲递给的铁枪,左冲右突,颇为谨严,与杨家枪法似模似样了。

    且不说郭靖在教儿子练武,黄蓉也不敢闲着,她见郭靖一心传授郭破虏“降龙十八掌”,便将朱子柳请来,指导大小武兄弟研习大理段氏绝学。让耶律燕和完颜萍随着周伯通和瑛姑学习。自己整日里将耶律齐、郭芙和郭襄轮流授艺。这一天下午,她正在在厢房内督促郭襄练武功,教郭襄演练黄老邪的得意武功——落英神剑掌,一次演练过来,就已经颇有母亲的灵动飘逸,黄蓉看了一眼,很是满意,觉得很乏累,让郭襄独自慢慢练习,自己靠着桌子打盹。

    谁知郭襄在演练时,眼睛透过窗户,看见父亲在厢房外教弟弟郭破虏演练降龙十八掌。她看得很仔细,更兼郭靖声音洪亮,每一处细节的讲解都听得清清楚楚。郭襄正练着,顺势一招“亢龙有悔”挥掌拍出,桌子上的茶壶应声飞出,打在门柱上,摔得粉碎,唬得黄蓉吓了一大跳。

    郭襄自知犯错,急忙垂手而立,等候母亲的责罚。却见黄蓉微笑着说:

    “襄儿进步神速,你的落英神剑掌已经打出了你外公的那种气势啦!”

    说完,要郭襄再打一遍。郭襄急忙收摄心情,有板有眼地照着母亲教的套路打了起来,一遍演完,别说打飞茶壶,就是连窗帘都没有动一下。黄蓉笑骂道:

    “小蹄子耍甚么诡计,你照着刚才打落茶壶的样式再使一遍给我看看!”

    郭襄很是惶恐,不敢作声。黄蓉过去给她理了理零乱的发梢,说:

    “无论你怎么打出,娘也不会责怪你,学武之人最讲究悟性,不必拘泥于原来的招式。”

    郭襄听完,更无犹豫,应手挥出一掌“降龙十八掌”的“亢龙有悔”。这一次凝聚全力,摆在桌子上的一个茶杯连同茶盘飞出窗外,落到花园里。

    黄蓉见状,大吃一惊,问道:

    “你爹爹甚么时候教过你武功?”

    郭襄不答,斜睨窗外。黄蓉透过窗户,看见郭靖正一板一眼在教郭破虏那一招“亢龙有悔”,什么昂首、挺胸啊,收腹、马步站稳啊,教得很仔细。谁知郭破虏还不大懂,郭襄早已领悟了其中要旨。

    黄蓉马上就明白了其中的原委,说道:

    “你外公说我练武贪多求全,谁知你有过之无不及。也罢,你练好了落英神剑掌后,就在这里偷学降龙十八掌罢,可是千万不要给你爹知道啊。降龙十八掌只是单传,而且只能传给男子的,你父亲是宁死都不肯传给你的。如果你能学会,也算是你的机缘凑巧。”

    郭襄得到母亲的应可,练武练得更加勤奋,每天把母亲教的武功练得娴熟,就躲在窗前偷看父亲教弟弟练武功。三个月过去了,郭襄基本上已学会了黄药师教给黄蓉的武功,只是欠火候和熟练程度。黄蓉又将洪七公的“逍遥游”轻功和“逍遥掌”传授给郭襄,她想看看郭襄的领悟程度。谁知郭襄一点就会,身形虽稍有滞窒,但已初具规模,她一边在厢房内游走,一边偷偷地在听父亲传授弟弟的武功。

    原来,郭靖教郭破虏的降龙十八掌已经教到最后的三掌,谚语云“编筐编篓,全在收口。”学武功也是这个道理,只要一整套掌握了,然后融会贯通,自然威力倍增。降龙十八掌的最后这三掌精深奥妙,特别是最后一招“飞龙在天”,实在很难掌握,郭襄好几次跑到前面去看父亲演练,都让父亲给轰了回来。

    俗话说:“描龙描凤,难在点睛。”偏生郭靖生性木讷,不懂机变,对于如何教导自己的孩子,完全没有方法。只是一味地让郭破虏勤学苦练。降龙十八掌的最后三招郭破虏没有完全掌握,聪明伶俐的郭襄已完全偷学到要领,她自己在房中演练,怕给父亲察觉,因此所有的劲都是忍而不发,郭襄已记住一部分《九阳真经》里的练功法门,威猛之劲更胜乃父。这样练习,反而让郭襄学会了收发自如。

    教了郭襄几天,黄蓉又要去教耶律齐的打狗棒法。担心郭襄闲着,于是拿出一张桃花阵地图给她研究,自己在隔壁厢房教耶律齐。耶律齐已经是丐帮帮主,他还没有懂得身为帮主必须掌握的打狗棒法,自己必须亲自教他。教自己的女婿,毕竟男女有别,黄蓉碍于礼教大防,只好让郭靖在一旁协助。反正郭靖一时半刻也学不懂,更兼他是洪七公的徒弟,在旁边也无妨。以前黄蓉只是找一个僻静的地方与夫君教一个时辰,现在襄阳城的内外都有难民,黄蓉害怕在荒山野岭,让人偷学,只好又改在书房里教导。

    俗话说壁间犹有耳,窗外岂无人?黄蓉在书房里教导耶律齐的武功,谁知给就在隔壁的郭襄听得一清二楚。郭襄哪有心思观看地图,满耳只是听到母亲的打狗棒法招数讲解的声音传过来。郭襄忍不住从板缝中望过去,只见母亲在演练打狗棒法变化的招式,耶律齐听得满头大汗,父亲在旁边也是一头雾水。首先是黄蓉看耶律齐演练以前学的招数。黄蓉向耶律齐传授“打狗棒法”中的绊、劈、缠、戳、挑、引、封、转八诀,稍微点拨后,又教他新的招数。只见母亲演练完毕,把打狗棒递给耶律齐,耶律齐接过,一挥,就把灯盏打得粉碎。

    黄蓉笑道:

    “教你们练功,简直要倾家荡产了,前几天郭襄打烂一套茶具,现在你又打烂灯盏。”

    黄蓉的一句笑话,吓得耶律齐更加放不开。说道:

    “岳父岳母在上,小婿不敢卖弄,我还是慢慢地在花园里仔细揣摩罢。”

    黄蓉点了点头,说道:

    “也罢,一天也不能教你太多,打狗棒法精妙绝伦,怕你消化不了,你学会了这一招,慢慢地在花园里好好体会!”

    耶律齐向岳父岳母鞠躬后退出,就在花园里演练起来。郭襄的眼光随着他的退出,也跟着看他演练。耶律齐拿着打狗棒左冲右突,甚是威猛。郭襄仔细看来,觉得有几个变化耶律齐打的方位不准确,可他依旧浑然不知,不觉暗暗叹息。

    原来郭襄自幼和丐帮的前任帮主鲁有脚交好,喝酒猜拳之余,有时便缠着他比试武艺。丐帮中虽有规矩,打狗棒法是镇帮神技,非帮主不传,但鲁有脚使动之际,郭襄终于偷学了一招半式。更兼她经常陪侍在母亲身边,这打狗棒法她看到的次数着实不少,虽然不明其中诀窍,但武功路数总是有迹可循,一理通,百理通。

    郭襄看得手痒,于是从架上拿出一把鸡毛掸子挥舞起来,耳畔却传来她母亲埋怨声音:

    “男人都是蠢笨如牛,齐儿也算是年轻一辈的才俊,一招打狗棒法都要教大半天,三百六十招打狗棒法不知要教到何年何月才能学全。”

    郭靖干笑了一声,安慰道:

    “打狗棒法已经教了一大半,照这样的速度教下去,齐儿还要半年左右就可以大功告成了。”

    黄蓉叹了一口气,说:

    “你想得倒美,后面的招数更加纷繁复杂,以前一天可以教三招,现在一天教一招都觉得很难。我现在打狗棒法的口诀还没有教给他。”

    说完又叹了一口气,郭靖也不知道如何安慰妻子,只好默默地陪在身边。只见黄蓉又接着说:

    “襄儿倒是一个学武的材料,过目不忘,只可惜她学得浮躁,贪多求全。”

    郭靖意味深长地笑道:

    “有其母必有其女啊”

    黄蓉脸一红,说:

    “靖哥哥你也来取笑我啊!”

    郭靖急忙道:

    “襄儿精灵古怪,顽皮捣蛋,很像你的小时候呢。”

    黄蓉笑道:

    “要说襄儿的聪明伶俐,犹胜于我。”

    郭靖劝道:

    “以前过儿也是心浮气躁,你教他练字,你现在也多教教襄儿练练字啊。”

    黄蓉笑而不答。

    郭襄一听,知道父亲这么说,母亲肯定又要她一天到晚练字了。她对书法多有涉猎,二王、张芝的字帖临摹过;欧、褚、颜、柳字体也临摹得惟妙惟肖,苏、黄、米、蔡的书法也在母亲的教导下临摹过。可她最喜欢王羲之的清逸飘动、颜真卿的高大雄伟、黄庭坚的开阔张扬;练习书法对她来说是小菜一碟,无论拿着哪一家法帖,很快就能掌握其运笔要领。让她每天练习五百字,她倒也不惧。

    郭襄又看了耶律齐练一会打狗棒法,自己跟着舞了一遍。累了就去钻研母亲给她的桃花岛地图,这几日偷看姊夫练习,自己在书房里勤学苦练,颇有进益。

    第二天,黄蓉果然让郭襄研墨写字,自己口述,叫郭襄写出来。黄蓉念的是一些口诀,谁知聪明伶俐的郭襄心领神会,顿时领悟了这是打狗棒法的口诀。她边写边与自己看见的打狗棒法联系在一起,顿时豁然开朗、心思洞开。母亲念完,她立即一挥而就。遇上难懂的句子,故意缠着母亲讲解。这几天黄蓉兴致颇高,也趁着郭襄抄写的间隙解释给她听。不到十天,一本打狗棒法的口诀就让郭襄用工楷抄写出来。而郭襄经过这么誊写,已经把这一本打狗棒法的口诀牢记在心。

    原来黄蓉已吸取以前教导鲁有脚的教训,丐帮帮规规定,这打狗棒法的口诀心法,必须以口耳相传,决不能录之于笔墨。黄蓉囿于帮规,教给鲁有脚棒法后,还没来得及教给他心法口诀,就被藏边王子霍都杀死。黄蓉每思及于此,总是后悔不已,如果早将心法口诀抄录出来,让鲁有脚慢慢读熟,也许他不会遇害了。现在蒙古大兵压境,形势急迫,她想:事急从权,帮规既然是人制定的,也可以由人来修改,在祷告过师父洪七公后,决定把打狗棒法的心法口诀抄录出来。说到写字,郭襄是最佳人选,所以黄蓉毫不犹豫地让郭襄誊写打狗棒法的心法口诀。满以为郭襄写好后,把它传给耶律齐,倒可省却不少心力,完成师父的遗命,岂料给郭襄轻而易举地掌握了这一套丐帮的镇帮之宝。

    一日,郭襄听见母亲又把耶律齐叫到书房里,把郭襄抄写的打狗棒法口诀交给他,说道:

    “大兵压境,迫在眉睫,我也没有多少时间教你打狗棒法。今天我从头到尾把这一套打狗棒法演练三遍,你再根据口诀自己研习,至于能够掌握多少,看你自己的造化啦。”

    说完,她把打狗棒法从头到尾舞了一遍,接着又讲解,然后又边说边舞一遍,最后自己再以极慢的速度舞了一遍。只见厢房小小的空间内,黄蓉舞得潇洒自如,闪躲腾挪,章法谨严。看得耶律齐目眩神驰,郭靖张口结舌。只有郭襄通过板缝,瞧得甚为仔细,三遍演过,她已完全记住,与口诀一对照,顿时心思洞开,不能自已。拿着鸡毛掸子,情不自禁地舞了起来。舞到酣处,收势不住,顿时桌翻几斜。

    郭靖听见隔壁有声音,跑过来问原因。郭襄急忙收摄心情,将桌子板凳扶正,惴惴不安地开门让父亲进来,手里兀自拿着鸡毛掸子。郭靖奇怪地问道:

    “襄儿,你不安安心心练字,在胡闹甚么?”

    郭襄眼珠子转了几转,调皮地说道:

    “襄儿刚才看见一只老鼠钻进来,我在追打它。”

    郭靖也不知道郭襄是在撒谎,大白天怎么会有老鼠出现?正色道:

    “练武之人,泰山崩于前而不乱,怎么一只小老鼠就让你如此大动干戈!还不赶快练字去?”

    郭襄恭声应是,唯唯诺诺,急忙回到桌边练字。只有黄蓉听见她父女的对话声,心里暗笑,这个小丫头又在偷学打狗棒法啦。猛然想起,顿足叫道:

    “糟糕!”

    耶律齐一听,以为自己打错了,急忙收住身形,垂手而立。黄蓉摇了摇手,说道:

    “没事,你继续练!”

    原来黄蓉突然记起给郭襄抄写口诀之事,误打误撞,竟先将打狗棒法的口诀传给了郭襄。后又一沉吟,想道:反正是她自己偷学来的,我也没有违背师门规矩,这只是襄儿自己的缘法,或许以后由郭襄将此棒法发扬光大,也不一定。思之至此,心下便坦然下来。

    正是:场上勤教学不全,旁边偷学艺更高。欲知郭襄练武的结果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