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书网 > 宋末群英传 > 蒙古军分两路犯边 襄阳将居四门守城

蒙古军分两路犯边 襄阳将居四门守城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书网] https://www.leshu.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四回蒙古军分两路犯边襄阳将居四门守城

    上回说到郭靖和黄蓉设宴给黄药师、一灯大师等一行武林耆宿摆酒接风,郭靖当场填《满江红》词一首,郭襄抚琴演唱了父亲新填的词,父女俩在宴会上曲惊四座。

    单道此日郭靖得到丐帮弟子线报,蒙古人结集蒙古军、亡金的汉军和各族军队,不日就要兵分两路入寇中原,蒙古大军一路由蒙古皇族阔端等率领入侵四川;另一路由阔出等率领,入侵襄汉。其中襄阳首当其冲,一时间,狼烟四起,邸报飞传。而朝廷还没有得到任何消息!

    郭靖不敢怠慢,立刻把这一刚刚得到的消息,报告给襄阳太守吕文焕。谁知吕文焕心里虽然敬重郭靖,对这个消息却是满不在乎,心想这位郭大侠也是慎重过头,早就对我说过很多次了,一次比一次夸张,蒙古政权的蒙哥汗阵亡不久,岂能这么快就兴兵南下。但吕文焕知道郭靖作为他的布衣客卿,有丐帮弟子的支持,消息却比朝廷军队灵通,也比他更了解蒙古人。

    原来郭靖早年身居大漠,跟随蒙古大汗成吉思汗东征西讨,知道蒙古人拥有一支所向无敌的骑兵,这支骑兵日行千里,骁勇彪悍,所向披靡。早在成吉思汗在位时,就有入主中原的雄心,他的继任者更是准备完成他的遗愿,屡屡南下。

    蒙古族是一个骑在马背上的民族,战马,是蒙古人每次取得战争胜利的最基本保障。成吉思汗时,整个蒙古没有一个步行者,“人有数马,日轮一骑乘之”。出征时候,将领骑一马,带五六匹马跟随;兵卒骑一马,也有一两匹跟随。他的典型战术是,“进如山桃皮丛,摆如海子样阵,攻如凿穿而战”,即把部队分成一丛丛的小队,像灌木丛。阵列是四面八方阵,冲锋时,骑兵队形是等距离分五路向前,同时大喊“喔噢嚅”,声达千里,震天动地。此外,蒙古人还有“世界第一个炮兵团”,由投石机、火焰投掷机,上百人拉的大弩炮组成。“世界第一个快速通讯系统”——“箭速传骑”,四千多里路程可只用七天时间。因此,蒙古军队一旦确定了进攻的目标,随时都会如狂风暴雨般骤至。襄阳城地处北部边陲,乃兵家必争之地,蒙古军垂涎已久,早就想据为己有。

    襄阳城是南宋守卫北方疆域的重镇,自岳飞收复以来已经一百多年,生聚繁庶,城高池深,钱粮在仓库不下三十万,弓矢器械二十四库。城中官民,也有近五万人。蒙古军队也把这座城池当作最难攻克的地方,但是要进攻宋朝,襄阳城又是必经之地。

    进攻襄阳的阔出军,在阔出的亲自率领下,与诸王众将失吉忽秃忽、口温不花、塔思以及汉将史天泽、张柔等与原屯黄河沿线的塔察儿会合,不日即将渡河南下,战报一天紧是一天。蒙古军很快攻陷唐州,接着他们兵分三路,居中一路是由阔出亲自率领一班降将张柔等,进攻郢州,另外两路由宗王口温不花与察罕等率领,进攻枣阳和光化军。

    蒙古军一天天逼近襄阳城,襄阳城内也开始出现惶恐的现象,一些富民囤积粮食,增加壮丁。郊区的老百姓也纷纷进入襄阳城躲避。街上、屋檐下到处是逃难的老百姓。

    郭靖看见难民如潮水般涌入,襄阳城内街道上拥挤不堪。便是向吕文焕建议道:

    “北方百姓逃入襄阳城,居无定所,食不果腹,很容易会引起社会动乱。然而南迁难民中,不乏有忠勇之士,主帅不如张榜安抚难民,招募精壮者编入军伍。不知意下如何?”

    吕文焕听从了郭靖的建议,组编了一只由难民组成的军队,由郭靖指挥训练,不提。

    乌云压城城欲摧,大兵压境境欲隳。襄阳城守将吕文焕在郭靖的协助下,很快进入了临战状态,白天严格盘查入城人员,晚上城门紧闭。郭靖和耶律齐、大小武兄弟分别率武林群雄,协助襄阳守军把守东、南、西、北四门,日夜巡逻于襄阳城楼上。弓上弦,剑出鞘。时刻待命。丐帮子弟在城内明察暗访,保卫城内居民的安全。

    郭靖每天带领郭破虏在襄阳城巡逻,这一晚巡逻到北门城楼上,时辰已近午夜,守城将士已颇有倦意。郭靖就在城楼上看郭破虏演练杨家枪法。

    父子俩练得酣处,遥见城中一处火起。郭靖嘱咐郭破虏看好城门,独自一个人飞奔往起火处赶去。不一会儿,起火声清晰可闻,而且还听出有厮杀声。郭靖越看越心惊,原来起火处竟是自己的府第!心里挂念着一家大小的安危,深提一口气,疾步往家里赶来。半路上,听到老顽童周伯通大呼小叫地追赶着四个人往北门方向赶来,正与郭靖撞了个正着。

    郭靖箭步向前,迎住四人,大吼一声:

    “哪里逃!”

    郭靖的这一声大吼,声震屋宇,那四人禁不住打了一个寒战,他们看见有人如铁塔般挡住去路,也不答话,呼哨一声,四种兵刃一齐往郭靖身上招呼。郭靖在黑暗中感觉劲风逼人,不敢轻敌。使出双手互搏之术,左手使出“降龙十八掌”的“见龙在田”,右手使出“龙战于野”。那四人被掌力罩住,旁边两人见势不妙,急忙抽身,向旁逸出。中间两人的兵刃一遇上“降龙十八掌”的掌力,反弹了回来,结结实实地打在自己的身上。二人就势一滚,撞在青石墙上,手足俱断,只有躺在地上抽搐的份了。

    旁边两人见机不妙,也不管同伴的死活了,急忙往北门方向逃跑。谁知有一人跑得较慢,被周伯通赶上,一把抓住,像老鹰抓小鸡般地提起来,重重地摔在地上。另一人飞快逃逸,瞬间隐没在黑暗之中。

    周伯通还想追,郭靖拦住他,喊道:

    “周大哥,黑夜之中,穷寇莫追。”

    周伯通闻言,回转身来,在那躺在地上的三人身上重重地踢了几脚,骂道:

    “兔崽子,踢死你!你们不是想找我郭兄弟,取他项上人头吗,怎么被他一招就打败了!?”

    那三人惊恐地望着郭靖,黑夜之中看不分明,只见黑影犹如一尊天神般,威风凛凛地矗立在面前。他们再也不敢要什么大汗的赏银了,只是一个劲地趴在地上,叫道:

    “大英雄饶命!郭大侠饶命!”

    郭靖也不答话,走向前,点了三人的麻穴,一手提着一人,指着剩下的一人对周伯通说:

    “周大哥,麻烦您替我把这个匪徒带回来。”

    周伯通高兴地跳了起来,说道:

    “好咧。”

    说完又重重地踢了他一脚,然后轻轻抓起,扛在肩上,跟在郭靖的后面,一路小跑,往郭府赶去。

    周伯通笑嘻嘻地说道:

    “郭兄弟,这三人就是藏边五魔,被蒙古人指使,想来谋害于你。上次我们赶来襄阳,在路上遇上他们,我与他们五人打了一架。他们想用五行阵来困住我,被我处理了一个以后,这个五行阵就被我破啦。”

    郭靖唬了一跳,说:

    “他们的五行阵和全真教的北斗七星阵相比,怎么样?”

    周伯通一乐,说道:

    “五行阵虽与北斗七星阵有异曲同工之妙,然而五行阵与北斗七星阵相比,那简直是小巫见大巫啦,不值一提啦。”

    说话之间,俩人提着这三人赶到了郭府,耶律齐率领丐帮弟子提着水桶,往来穿梭地在附近民居救火。黄药师也从屋顶跃了下来,他发现周、郭二人已经擒住三人,没有其他余党,郭府安全后,也就放心了。

    周伯通见黄药师气定神闲,嚷嚷道:

    “黄老邪,我和郭兄弟给你抓几个徒弟来了。你好好调教调教,杀人放火,好像比你还要邪乎。”

    黄药师脸上一寒,瞪了周伯通一眼,拂袖而去。黑暗之中,周伯通却没有看清黄药师的眼神,依然大呼小叫地嚷道:

    “黄老邪~,黄老邪~,收不了徒弟,也不用逃跑嘛,你这个人真无趣~!”

    郭靖急忙拉住周伯通,提着三人,赶到后花园,只见黄蓉带着众女眷穿戴整齐,手执兵刃,全神戒备,待在那里。见郭靖他们抓了三个俘虏进来,便率众女眷退入后堂。郭靖看见众人都安然无恙后,一颗悬着的心才稍稍安定下来。

    郭靖把藏边三魔交给耶律齐审问,自己跃上屋顶看个究竟,发现整个郭府安然无恙,只有郭府的邻居东厢房旁边的马厩冒烟。其他地方丝毫无损,便又折回后花园。

    耶律齐正与丐帮左右护法梁长老和申长老在审问藏边三魔。原来这藏边五魔仗着五行阵,在西藏罕逢敌手,蒙古军队占领西藏后,被蒙古大汗蒙哥网罗人才,将其招致麾下。他们眼高手低,目中无人,屡思效力以证明自己,哪知道还未立功,蒙哥阵亡。蒙古新王未立,内部明争暗斗,他们没有北去,便留在中原,投奔了蒙古贵族阔出。阔出想占领南方,自立为王,便派遣藏边五魔来襄阳刺杀郭靖,谁知还没有来到襄阳,就被老顽童周伯通干掉了鸠末信,自以为天下无敌的“五行阵”在还没有遇到郭靖之前就给老顽童给破了。四人抬着同伴的尸体回去交差,被蒙古武士耻笑,阔出也只是稍加抚慰,就命人厚葬了鸠末信。这一次阔出进攻襄阳,藏边四怪也跟着出征。阔出又派遣他们四人来刺杀郭靖。阔出以为,郭靖被襄阳城倚为柱石,只要杀死了郭靖,进攻襄阳就会轻而易举了。

    这四人甫一来到中原就折了一个兄弟,知道中原武林,高手如林,再也不敢张狂。乔装混进了襄阳后,想找个机会伺机暗杀郭靖。他们在城里一连逛了几天,始终找不到下手的机会。他们打算先熟悉地理环境再做打算,然而他们打听到的都是传颂郭靖如何英勇,如何武功高强。还没有与郭靖会面,就想逃走了。他们不敢贸然采取行动,只是躲在襄阳城里,等待机会。有一天,他们在街上看见老顽童周伯通,更加不敢声张,只好龟缩在客栈里,不敢出来。

    眼看大帅阔出所要的期限很快就到,他们四人仍然一无所获。一天,他们四人在客栈里喝着闷酒。隔壁有一桌江湖侠客也在高谈阔论地痛饮。他们听见其中一人叫道:

    “蒙古兵马上就要进攻襄阳,郭靖郭大侠大发英雄贴,邀请武林豪杰聚会襄阳,共商保卫襄阳之事。我们兄弟寂寂无闻,想不到一到襄阳,郭大侠对我们仍然礼遇!亲自派丐帮帮主安排外面的住宿。”

    藏边四怪一听邻桌是在谈论郭靖,急忙竖起耳朵偷听。

    只听得另一人高举酒杯,说道:

    “现在的襄阳城,不知邀请到多少武林豪杰。能够与郭大侠并肩作战,此生足矣!”

    旁边一人拍着桌子,慷慨激昂地说道:

    “有郭靖郭大侠为号召,中原武林豪杰一齐聚会在此,蒙古人想攻克襄阳城,简直是痴心妄想。”

    坐在末座的一人小声地说道:

    “我们只是刚开始来时见过郭靖郭大侠一面,几个月了,一直不见他的踪影。难道我们这班兄弟郭大侠没有看重?”

    第一个发话的那位武林人士答道:

    “兄弟此言差矣,听说郭大侠现在日夜守卫在襄阳城上,连回家都顾不上,怎么还有空来招呼我们啊?!”

    大家都齐声赞道:

    “象郭靖郭大侠这样为国为民的人,才配称得上当世第一大侠。”

    藏边四怪怕暴露自己,一直在旁边边喝闷酒边听他们高谈阔论。他们回到房里,合计道:

    “暗杀郭靖已是不可能了,不能完成主帅交给的任务,回去也是丢脸。不如干脆趁郭靖不在家,一把火烧掉他的府第,扰乱他的心情,让他没有心思参战,这样也许会是小功一件。”

    主意已定,这藏边四怪便在郭府附近转悠,企图趁着一个月高风黑的夜晚,偷偷地潜入郭府放火,却见郭府进进出出的都是武功高于自己的武林高手,哪敢轻举妄动?提心吊胆地打探了数日,见郭府旁边的民居尽皆是木结构民房,顿时来了主意。他们趁人不备,见民房旁有一堆稻草,便引火点燃。谁知老顽童周伯通早已发现了他们的行踪,觉得好玩,并没有识破他们。这个晚上他又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偷偷溜出来看,看见他们纵火,闪身来到他们身边观看。火光中,四人看见周伯通就在旁边,顿时魂飞魄散。再也不敢采取进一步行动,急忙呼哨一声,飞奔而逃。周伯通也顾不了去救火,大呼小叫地追着四人跑了起来。谁知在半路遇上郭靖,甫一交手,即被打败,藏边四怪中有鸠末礼、鸠末智和鸠末义三人被活捉了回来,只有大师兄鸠末仁跑得快,见势不妙,早就逃之夭夭。

    郭靖让耶律齐押着藏边三魔去见襄阳太守吕文焕。吕文焕审问他们属实后,把三人打入大牢。

    郭府虽无大碍,却让郭靖惊出一身冷汗。赶回房里时,见黄蓉还没入睡,知道她在担心,歉然道:

    “蓉儿,贼人放火,防不胜防。战乱之中,一两次失火是在所难免的,外面有我与齐儿等忙碌,你就不用担心了。”

    黄蓉一双妙目流盼,白了郭靖一眼,道:

    “虽说‘城门失火,殃及池鱼’。我看这一次明显是针对咱们来的。你和周大哥抓来的三个人,一看就知道是北兵混进城里的奸细。这种提心吊胆的日子,何时才是尽头?我倒是无所谓,只是苦了芙儿、襄儿和破虏!”

    郭靖闻言,慨然道:

    “年轻人就是要多历验,否则成不了气候。谁叫他们都是我郭家后代呢?你看过儿不是历经苦难后,成就不是在你我之上吗?芙儿、襄儿和破虏他们三人如果多加锻炼,成就一定不可限量!”

    黄蓉微微颔首,算是赞同,又悠悠叹一口气道:

    “这回劳累我爹爹、一灯大师和周大哥他们来襄阳,想想他们年事已高,万一有什么三长两短,那我们可就百死莫赎了。”

    郭靖哑然失笑,道:

    “爹爹他们尽管年已逾百,身体仍硬朗得紧呢。特别是周大哥,顽性不改,要论心态,我都不敢与他比了。”

    黄蓉知道郭靖说得轻松,其实心里却是无时无刻不在担心家人。忍不住提醒道:

    “今晚你和周大哥抓住的那三个人,恐怕也不是什么善茬。藏边之地,临近天竺,能人奇士众多,以前那个金轮法王,集爹爹、一灯大师和周大哥的功力,仍未能将其降服,天幸过儿练成了‘黯然销魂掌’,才将他一举歼灭。这三个人的师傅,也不知道有什么厉害的角色。你们可得小心提防……。”

    郭靖不禁对黄蓉的预感叹服,周伯通说他们既然会什么“五行阵”,其师傅恐怕大有来头。怕将自己的担心说出来更加让黄蓉担心,也就欲言又止,支支吾吾地答应着。

    黄蓉暗暗好笑,心想靖哥哥担忧早就写在脸上了,再怎么隐瞒岂能瞒得过结发夫妻?便笑了笑,道:

    “虽说‘武将阵前死,壮士刀下亡’,但是死总要死得明明白白。我们总得想出办法,如何防止北军奸细再混入城内,不再暗地里杀人放火才好!”

    郭靖闻言甚喜,眉开眼笑地说道:

    “我这就是来求教你这个女诸葛了,你的脑筋灵、点子多,一定能够想出一个万全之策来的。”

    黄蓉分析道:

    “吕文焕防守襄阳,貌似安排得极为妥当,其实他包藏私心。他任用心腹将领王?F、李伯渊、樊文彬、黄国弼等坚守东、南、西门。李虎等等将领守北门。原来襄阳守军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本来据守在襄阳的军队,被称为北军;另一部分是由南方往援的队伍,称为南军。吕文焕任用北军将领为心腹,北军的权力出南军上,南军将领的心中颇存芥蒂,积不能平。因此南、北两军面和心不和,只是大敌当前,才没有表现出来。”

    郭靖笑道:

    “养兵千日,用兵一时。同样是戍守城门,难道还有什么轻重之分?蓉儿你太多疑了~。”

    黄蓉白了郭靖一眼,幽幽地说道:

    “如果每个人都像你这么耿直、忠义,别说守襄阳城,我怕蒙古军早就避得远远的了,哪还敢染指南下?”

    郭靖腼腆而笑道:

    “蓉儿,你这明里是夸人,暗地里似乎在骂人呢?”

    黄蓉笑着站起身来,伸出指头,戳了一下郭靖的额头,笑道:

    “你呀,全没一点机心,谁不知道我们南朝的门户就是襄阳城,襄阳城首当其冲的是北门。北兵一来,首先会进攻北门,南军将领李虎等就是襄阳城第一个被北兵吃掉的部队。吕文焕安排自己的心腹将领王?F、李伯渊、樊文彬、黄国弼等守东、南、西门,一旦襄阳城守不住,也方便他南逃……。”

    郭靖恍然大悟,道:

    “你还别说,经过你这么一分解,似乎真的有这么一回事呢?如此危局,计将安出?”

    黄蓉叹了一口气,道:

    “幸赖天助我大宋,有你等这班忠义之士不惧生死,浴血襄阳。那些食朝廷俸禄的大小官员自然戚戚于心,哪敢有半句怨言?何况李虎等将领,都是忠义之士,心虽有不满,亦不敢表露半句。为今之计,南军将领既然熟悉北门防守,不能再行调任,只能给其增兵协防为主。其他各门,如果由主帅召集东南西北四门守城将领,立下军令状,哪一方城门出了问题,就将哪一门守城主将军法从事。这样,四门一视同仁,或许更能让襄阳城守军上下一心。”

    郭靖不禁为黄蓉的分析大为心折,点头道:

    “这样一来,大家都各尽其责,蒙古军就无懈可击了。还有我觉得吕制置使每天帐前点卯,四门将领往来奔波,如果蒙古军趁点卯时机,偷偷潜入,那可是防不胜防啊!”

    “好!好!好……,”黄蓉一连说三个“好”,称赞郭靖道。“你能够关心戍边将士的疾苦,正是一个主帅应有的胸怀。不如你建议吕文焕由每天点卯树威,改为微服私访,或许效果更好呢!”

    郭靖哈哈大笑,道:

    “如此一来,襄阳城可是万无一失了。待我明天一早将此守城妙法转告给吕制置使,定能使襄阳城如铁桶一般,蒙古人再也不会有觊觎之心了。”

    黄蓉受郭靖的兴奋之心感染,站起身来,伸了一个懒腰,正色道:

    “如果说是万无一失,那你高兴得太早了。虽能时刻防备着敌人攻城,但城门每天都要打开,让襄阳城百姓往来,敌人就能乘间进入城内。特别是北兵网罗江湖奇人异士,供其驱遣,那可是防不胜防了。”

    郭靖叹了一口气,歉然道:

    “说不得又要劳烦蓉儿你和岳父、一灯大师了。我与齐儿、大武小武以及朱师兄分别协防四门。我们会些功夫,那些江湖人士想要混进来,可就困难些。”

    黄蓉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

    “与你前来襄阳,共赴国难,从来就没有过一天好日子,早就习惯啦……。”

    是夜,夫妻俩合计到大半夜,对襄阳城的防务总算有一点眉目。

    第二天一早,郭靖将黄蓉的计策与吕文焕一合计,得到吕文焕的赞许。大体按黄蓉所说,布置下去。

    郭靖暗地里也将武林豪杰分配四门把守,安排得颇有法度。北门首当其冲,由自己带着郭破虏协防;东门由耶律齐率丐帮群雄协防;西门由大小武兄弟把守;南门由书生朱子柳率武林群雄守卫;黄蓉带领一班老少居中策应。

    过了几天,战报传来,阔出亲自率领一班降将张柔等,进攻郢州。闻听襄阳城上下一心,增高城墙,修缮军事,戒备森然。忖度自己的实力,一旦攻打起来,也未必能破。这时,又传来“藏边五魔”偷袭铩羽而归,五魔已失其四,便更加不敢进攻襄阳,只有四出劫掠民间,掳去汉人数千、牛马数万后,退走北归。另外派出两路宗王口温不花与察罕等率领的军队,攻克了枣阳和光化军后,也不敢久留,引军随阔出退去。过不了几天,蜀地有消息传来:另一路进军四川的阔端军,长驱入蜀,成都、利州、潼川三路的二十余州都被蒙古军攻下。听说阔出退兵,也是大肆掳掠一番后,返回陕西。宋军趁机收复成都。

    正是:雄风足壮宋军威,豪气能让敌胆寒。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