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书网 > 宋末群英传 > 大英雄吟词惊四座 小侠女放歌压群雄

大英雄吟词惊四座 小侠女放歌压群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书网] https://www.leshu.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第三回大英雄吟词惊四座小侠女放歌压群雄

    上回说到黄药师和一灯大师一行前来襄阳途中,老顽童戏耍藏边五魔,杀死了鸠末信,破了五行阵,未到襄阳,先立一功。但与黄药师一行错开了道路。

    且说黄蓉正与郭襄在谈论,耳中却传来细细的箫声,那箫声似情人低语,如丝如缕;又似征人戍边,如泣如诉;更似一仙翁飘过,环佩齐鸣……。心下大喜,郭襄早已站了起来,喜不自胜,拍手笑道:

    “娘,外公来了!亲人之间,心有灵犀,心息相连。刚刚娘还在挂念着他老人家,外公他们马上就到了!”

    黄蓉笑道:

    “偏你这么贫嘴,还不快随老娘去迎接……。”

    母女两人一个箭步,抢出门外,却见高墙外一个灰色身影如一鹤冲天,飘然而入,细看之,竟是瑛姑。原来黄药师一行走一阵,等一阵,始终没有等着老顽童周伯通,耽搁了不少时日,赶到了襄阳时,瑛姑心急,先行一步,找到郭府,竟不通门房,飞身闯入。见黄蓉与郭襄,也不打招呼,急急地问道:

    “黄丫头,伯通在没?”

    黄蓉见瑛姑追得急切,心里想笑,却又强自忍住,刚要戏谑几句,却听得郭襄在一旁拱手行礼道:

    “襄儿参见瑛姑前辈!前辈与周伯伯身体可安好?”

    郭襄曾与杨过力促瑛姑与周伯通和好,化解了几十年的相思之苦,心存感激,此时听郭襄如此说,就知道周伯通尚未来过郭府。见郭襄出落得卓尔不群,飒爽英姿,笑道:

    “襄儿可长大成人了!盖过以前你娘这个时侯了!”说完,又叹了一口气道:

    “也只有蓉丫头这个鬼怪精灵的母亲,才能调教出这么个鬼怪精灵,聪明绝顶,满身武功的丫头来。”

    黄蓉笑道:

    “要说到襄儿的古怪精灵,还有瑛姑你的一份功劳呢!”

    郭襄见她二人一见面就明赞暗讽,却句句对着自己,早就绯红了脸。瑛姑笑道:

    “蓉丫头的嘴皮子功夫更胜一筹了,老身也不跟你贫了……。”

    话未说完,身形已起,飘过郭襄身旁,在她脸上轻轻地捏了一把,笑道:

    “好襄儿,我还会回来看你的!”

    黄蓉正欲挽留,却见一个人影如鬼魅般闪了过来,嬉皮笑脸地说道:

    “好老婆,你们走得怎么这么快,我在后面拼命追赶都追不上。黄老邪和段皇爷呢?是不是又做缩头乌龟了?”

    原来老顽童周伯通早已来到襄阳城里了,街上到处都是武林人士,也没有人在意周伯通,何况他又是一个来无踪去无影的人。周伯通也不急着去见郭靖,便流连于酒馆喝酒取乐。这一天,远远听见黄药师的箫声,急忙赶过郭府来,却只见瑛姑。见她怒气满天,急忙上前讨好地说道:

    “好老婆,没有让你失望罢?”

    瑛姑瞪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道:

    “没有被你气死,我就谢天谢地啦!”

    周伯通伸了一下舌头,讪讪地站在一旁。郭襄正欲见礼,却见周伯通翻起白眼,自顾自地说道:

    “女人真麻烦,一个女人顶一个鼓,两个女人顶一条街,这回三个女人在一起,可有好戏看喽。”突然,又撮唇一啸,喝道:

    “黄老邪,吹什么丧啊?鬼鬼祟祟的,还不快滚出来!”

    突听得一个炸雷似的声音厉声喝道:

    “谁敢在后面嚼舌,看我不打烂他的嘴皮子!”

    陡见人影一闪,一条青影如旋风般飞至,声到人到,周伯通似乎找到了台阶可下,双掌连环,袭向来人。

    黄蓉惊喜地喊道:

    “爹——。”

    郭襄更是拍手欢呼,

    “外公来了——。”

    来人果然是黄药师,只见他长袖一卷,轻描淡写地将周伯通的数招化解开来,厉声道:

    “在后辈面前动手动脚,成何体统?老顽童真的是老顽童,死都改不了顽皮的性格!”

    周伯通却是一个无尊卑老幼的人,与黄药师拆了数招,一个平飞,闪在一边,翻着怪眼道:

    “哪里有什么前辈后辈,是襄丫头吧!来来来,陪我拆拆招。”

    说完,如风般袭向郭襄。黄蓉知道周伯通虽然疯疯癫癫,玩世不恭,不会下手伤害郭襄,便笑着让开。

    郭襄尚未拜见外公,突见周伯通骤然袭至,母亲微笑着站在一旁,外公微笑着颔首应允。心想,大人不跟他玩,也只有自己来陪陪周伯通了。便伸出一对粉拳,使出“七十二路空明拳”与周伯通对仗。周伯通见郭襄使的是“空明拳”,便闭上眼睛,单手与郭襄拆起招来。

    两人各攻了数招,周伯通“咦”了一声,道:

    “这一招方位不准!”

    又大摇其头地说道:

    “招数有模有样,只可惜后劲不足。”

    说完,如疾风暴雨般连攻数招,将郭襄逼退,得意地说道:

    “我这七十二路空明拳,没有人能够将它学好的。你们女娃儿更加难以达到最佳境界了!”

    这时,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说道:

    “周大哥的空明拳果然难以融会贯通,郭某练了数十年,犹觉得不能应付自如。”

    周伯通闻言,双足连跳,兴奋地喊道:

    “郭兄弟来得正好,想死老顽童了,快跟我玩玩四个人打架的游戏!”

    却是郭靖带着郭芙、耶律齐和郭破虏进来,他四人听丐帮弟子说有武林高手进入郭府,急忙赶来,却听得是周伯通在自吹自擂。

    郭靖拉着郭芙、郭破虏,拜见黄药师。黄药师见三个外孙俱都已长大成人,颇为欣慰,微微点了点头,冷峻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

    黄蓉趁耶律齐给周伯通行礼时,笑道:

    “周大哥,您这个乖徒儿还不错吧?”

    周伯通双眼一翻,说道:

    “马马虎虎,没听见他做出甚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来。”

    耶律齐也知道自己的师傅总是信口胡诌,也不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郭靖冷着脸对郭襄道:

    “襄儿,你什么时候跟你周伯伯学了空明拳?”

    周伯通双手乱摇,道:

    “不是跟我学的,如果是我教她,襄儿早就是一流高手了!”

    郭靖见郭襄欲言又止,问道:

    “你是不是跟你姊夫学的空明拳?”

    郭襄摇了摇头,小心翼翼地说道:

    “那天早上,襄儿见爹爹您在打这路拳热身,见招式精奇,就偷偷地记了下来。却不知道是空明拳。”

    众人一听,尽皆一愕,都觉得不可思议。黄药师哈哈大笑道:

    “这就是老顽童的花架子,三岁小儿都能舞出数招来,更何况是绝顶聪明的襄儿。想不到她外婆那种过目不忘的本事,竟在襄儿身上遗传下来了。”

    想起妻子为了给自己背出《九阴真经》,劳累致死,心下不禁黯然。

    周伯通跳起来,绕场唱道:

    “不知耻,不知羞,骂人嘴巴烂,哄人鼻子长。空明拳看一次就能记住,鬼才相信你!”

    身形一闪,欺身使出“空盆洗手”一招,快如闪电地袭向郭襄。

    空明拳共有七十二路,周伯通在桃花岛,被黄药师囚禁在洞中,苦熬了十五年,方才悟出来的。周伯通引用老子的说法来诠释空明拳。他认为建造房屋,开设门窗,只因为有了四壁中间的空隙,房子才能住人。倘若房屋是实心的,倘若门窗不是有空,砖头木材四四方方的砌上这么一大堆,那就一点用处也没有了。全真派最上乘的武功,要旨就在“空、柔”二字,那就是所谓“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以前王重阳对周伯通说过以虚击实、以不足胜有余的妙旨。当日周伯通只道是道家修身养性之道,听了也不在意。直到创出空明拳,忽然在双手拆招时豁然贯通。

    “空明拳”第一路“空碗盛饭”,第二路“空屋住人”。周伯通生性顽皮,将每一路拳法都起了个滑稽浅白的名称。周伯通传授给郭靖七十二路“空明拳”,要旨原在“以空而明”四字,若以此拳理与黄药师、欧阳锋相斗,他既内力不如,自难取胜,但若袖手静观,却能因内心澄澈而明解妙诣,那正是所谓“旁观者清”之意。此时郭襄似是深得空明拳的要旨,将身一扭,闪过了周伯通这快如闪电的一击。周伯通“噫”了一声,腾身跃起,使出“空山新雨”一招,却见满场都是他的身影,郭襄情知逃不过,知道老顽童周伯通收发自如,只是有意在试自己的功夫,不会痛下杀手,便装作惊慌失措的样子,手忙脚乱地呆立在当地。

    周伯通以为郭襄临敌经验不足,心里暗叫可惜,急忙收住掌势,凌空中一个翻滚,人早已飘到一丈之外。黄药师哈哈一笑道:

    “老顽童啊老顽童,你的‘空明拳’越练越差劲,只能让襄儿来给你喂招了!”

    嘴上不留情,心里却是暗暗佩服周伯通反应敏捷。黄蓉笑道:

    “周大哥要考校襄儿的功夫,也不忙着这一时,先进客厅里叙叙话再说。”

    黄蓉一面吩咐下人给这一行老人安排住宿,一面延请进众人厅里奉茶。众人热热闹闹地簇拥着几位武林名耆入厅,只是不见一灯大师出现,众人知道他喜欢清静,肯定早已被徒儿朱子柳接走,也不敢多问。

    晚上,郭靖和黄蓉设宴招待黄药师一行,特意请了一些故友至交陪宴。黄药师不惯官场礼节,襄阳太守吕文焕等达官贵人没有邀请,晚宴整整齐齐都是一些武林人士,济济一堂。众人刚落座,却听得一声佛号远远传来。黄蓉大喜,拉着郭靖抢出厅外,果见门首立着一位须眉皆白,一脸安详的高僧,身后垂立着朱子柳和泗水渔隐。郭黄两人急忙拜见施礼,簇拥着走入厅内。早有丐帮弟子一灯大师师徒具备斋饭于上座主席上。

    黄蓉看见众英豪如此赏脸,与郭靖频频敬酒。酒至半酣,黄蓉心想,父亲不仅武功天下独步,作诗填词也颇为自得,不如现在趁他高兴,让他露一手,让这些后辈领略领略他的本事,让他高兴高兴。于是,站起身来,说道:

    “光喝酒淡而无味,如果赋诗填词助兴,更能增加酒兴”

    朱子柳等会意,哄然赞同。

    黄蓉笑道:“填词须先定词牌名,拙夫浅陋,不懂诗词,就由他来行酒令吧!”

    说完,命侍从拿来一个战鼓,宣布行令规矩——先由击鼓者说出词牌名,然后击鼓,桌间互相传递一个杯盏,杯盏到谁的手中鼓声一停,就由谁填词一首,饮酒一杯交令。

    黄蓉宣布完毕,把鼓槌交到郭靖手中。郭靖接过鼓槌,只听朱子柳说道:

    “郭兄弟先说词牌名!”

    黄蓉暗叫糟糕,心想:这个傻丈夫不知道他懂不懂得什么叫词牌名。后悔开始没有预先写一些词牌名,让郭靖拈阄。现在看见他一时间说不出来话,自己准备见机行事在旁边提醒。

    谁知此时郭靖喝酒已是微醺。见黄蓉交鼓槌给他,以为是妻子怕自己不会填词赋诗而当众丢丑,让他先来捡便宜。于是清清嗓子,说道:

    “郭某每观《武穆遗书》,见里面有一首《满江红》词,一腔豪情,充溢心胸。日间偶尔听人吟唱,内心极是欢喜。日夜思考襄阳之事,也填得一首,请众位指正。”

    说完,便首先吟诵一首《满江红》,词曰:

    保卫家国,看我辈、热血儿郎。驱鞑虏,不惧生死,壮志激昂。中原尽望岳旗至,江南只等敌人降。莫辜负、让千万黎民,空惆怅。

    斩仇寇,胆气壮;立奇功,有良将!奋神威就在襄阳城上。虎啸龙吟震九天,英雄气焰高万丈。待来年击退四方敌,与君唱。

    郭靖的《满江红》词吟完,喝了一钟酒,将鼓槌交给邻座的朱子柳,道:

    “班门弄斧,千万莫怪。”

    郭靖吟毕,举座皆惊。朱子柳瞠目,黄药师结舌,只有一灯大师捻须微笑,周伯通一个劲地说好。道:

    “好!好!好!想不到我的傻兄弟还会吟诗作词,肯定是黄蓉这个小丫头教的。”

    周伯通叫黄蓉“小丫头”习惯了,不管是什么时候什么年纪,在他嘴里,黄蓉一律都是“小丫头”。

    黄蓉开始看见郭靖结结巴巴地说话,怕他说不出词牌名,刚要给他提示,后来又听说他要填词赋诗,吓了一大跳,想要阻拦,已是不及。待到郭靖吟完上半阙,心里满心欢喜,心想:这个傻丈夫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聪明啦。郭靖一念毕,她马上出来给打圆场,笑道:

    “拙夫这首《满江红》词,虽然字数相当,豪气满雄。但是也有不足之处,其一就是这首《满江红》词是双调九十三字,应该用仄韵,一般也有入声韵,虽然本朝姜夔用过平韵体,但用者不多。拙夫这首《满江红》词,上阙用平韵体,下阙却用仄韵。其中‘热血’的‘血’不对韵,不惧生死等等字没有按照填词的规格。该平声的不平声,该仄声的不仄声。”

    朱子柳轻摇折扇,微微一笑,道:

    “黄帮主此言差矣,言为心声,诗词传志,如果诗词囿于格律,诗味尽丧!纵观郭大侠这首词,虽平仄不合,字词重复。然一腔豪情,非我辈所及!”

    620

    黄蓉正要答话,只见一侍女上前,悄声对她说:

    “郭三小姐听说父亲初赋新词,兴奋莫名,很想把这首词给各位长辈唱一曲。”

    黄蓉一听,微微一笑,高声对众人道:

    “今晚宴会越来越热闹,现在又有人准备来捣乱啦!”

    众人一听,悚然一惊,但看到黄蓉镇定自若,悬着的心稍稍安定了下来。只听得黄蓉又说道:

    “膝下第二个女儿,单名为襄,是拙夫为纪念襄阳一役,现年已及笄,不服管教,大言不惭,想给她父亲撑腰,要把她父亲新填的《满江红》唱给大家听。”

    众人又是叫好声,异口同声地说要听听名满江湖的郭二小姐给他们唱曲儿。

    原来,郭靖填的《满江红》词很快传入内堂,几个后辈也正在内堂用膳。郭靖的《满江红》词激起了小郭襄的豪气,也想趁机来见一见众位英雄豪杰。

    不一会儿,郭襄在使女小棒头的陪同下,携琴款款而入。周伯通见状,马上让开自己的位置,让她坐在瑛姑身边。郭襄谢了谢周伯通,然后对众人说:

    “襄儿不才,刚刚学会抚琴,刚才敬聆父亲大人填词一首,小女子不揣浅陋,给众位前辈清唱一曲。”

    郭襄看见母亲微笑,父亲颔首,黄药师不反对,便大大方方地裣衽一揖,席地而坐,低眉垂目,调了调琴弦,铮偬有声。接着俏脸一抬,朱唇轻动,圆润的声音展喉而出。

    只见郭襄一双玉掌上下翻动,如玉蝶飞舞,抚琴而歌,歌声清脆悦耳,余音缭绕,百转千回,有如韩娥悲啼,又似关东大汉手持牙板,击节而歌,高亢处,让人如置身峰顶,峰涛云海,滚滚而来;缠绵处,让人如身处幽谷,凉风习习,清泉叮咚。

    待郭襄唱道“与君唱”,双手一扬,琴声骤停,歌声甫歇,一曲奏罢,众人犹自沉浸在激昂的歌声里,好一会儿,如梦方醒,接着彩声四起,掌声雷动。

    郭襄脸色微赧,起身告谢道:

    “小郭襄献丑,有辱长辈清听,在此谢过!”

    说完又团团一辑,轻轻落座。

    黄蓉笑骂道:

    “真的是‘反弹琵琶出新调’呢!《满江红》词慷慨激昂,只有关东大汉手持琵琶,才能弹出其中真味。小孩子缺乏家教,让各位见笑!”

    书生朱子柳笑道:

    “不是缺乏家教,而是太有家教啦。只有你这个绝顶聪明的母亲和豪气满胸的父亲调教,还有黄岛主放荡不羁的性格熏陶,才造就了这么一位旷古绝今的奇女子!郭二小姐的豪气,巾帼不让须眉,她刚才唱的这首《满江红》,声音激越,慷慨悲壮,丝毫不亚于关东大汉的豪气。”

    黄药师微微颔首,颇似承认了这一说法。

    周伯通笑道:

    “这么多的大才子,怎么只知道拍马屁,不吟诗作词啦?”

    一灯大师捏须笑道:

    “眼前有景道不得,崔颢题诗在上头!”

    周伯通笑道:

    “刚才郭兄弟填了一首词,我也要赋诗一首。”

    说完不待别人同意,就自顾自地念道:

    “嘎,嘎,嘎,

    游过一群鸭。

    振翅送冬雪,

    嬉戏催春芽。”

    念完,只见周伯通手舞足蹈,装模作样,伸手一前一后,弓腰装作鸭子走路的模样,众人看见老顽童惟妙惟肖的动作,一时忍俊不禁,哄堂大笑。整个宴会的来宾无不为周伯通的动作捧腹。

    瑛姑坐在周伯通身边,睁着古怪的眼睛,欲笑不能,欲骂又止。郭襄一手轻掩朱唇,一手捂着肚子叫疼,清脆的笑声怎么也掩饰不住,身旁的使女小棒头也自个转过身去窃笑。

    瑛姑瞪了周伯通一眼。周伯通装作没看到,从盘子里抓起一个鸭腿,用力咬了一口,振振有词地说道:

    “昔有骆宾王写咏鹅诗,现在我周伯通也有赋鸭诗啦。比我郭兄弟差了一点点,好歹也是一首诗歌,大家将就着听听吧,襄丫头也不用唱了,免得唱坏诗意。”

    经过郭靖、郭襄和周伯通三人这么一闹,再也没有人提行酒令填词之事了,一席尽欢而散。

    送走了众人,郭靖回到内堂,拉着黄蓉的手说:

    “蓉儿,为甚么刚才说得好好的,后来大伙儿怎么不填词赋诗了?是不是我和襄儿还有周大哥说错了甚么话啊?”

    黄蓉微微一笑,故意板起面孔道:

    “靖哥哥,你今晚说错话了,你还不知道?”

    郭靖一听,很着急,说:

    “看来真的不能喝酒啊,喝了酒就只会乱说话。那你明明知道我说错了话,怎么不给我分辩分辩啊?”

    黄蓉深情地望了郭靖一眼,说:

    “今晚你们父女俩大出风头呢,你还不知道啊?南朝时,只有一首好诗流传下来,那一首诗就是一个不识字的武夫留下来的”

    郭靖莫明其妙,说道:

    “蓉儿,你说我不识字也可以,没有必要绕那么大的弯子来骂人吧?”

    黄蓉笑道:

    “靖哥哥,这可是有凭有据的,据《南史》记载:梁朝武将曹景宗目不识丁,好以意作字。有一次宴会上,大家一起作诗唱和,文人雅士都认为曹景宗是一个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的人,不会唱和作诗。曹景宗坚持要和众人唱和,众人无法,只好允诺。轮到曹景宗作诗时,仅余‘竞’、‘病’二韵,曹景宗得韵,不假思索,赋诗一首:‘去时儿女悲,归来笳鼓竞。借问行路人,何如霍去病?’一座赏服,这首小诗也被公认为整个南朝最好的诗。”

    接着黄蓉又叹了一口气,说道:

    “靖哥哥,你还真的不知道,俗话说‘吟诗作词属小道,爱国为民泣鬼神’啊。你的词做得不怎么样,但你的词所表达出来的意境,却是让人难以企及的。想不到襄丫头也给你长脸,把你做的词唱得韵味十足,丝毫不输须眉。”

    郭靖闻言,越发不好意思,自己误打误撞做的一首小词,竟赢得众人的交口称赞,这是他始料未及的。

    一夜无话,次日清晨,耶律齐带领一个丐帮弟子求见。原来丐帮弟子得到消息,飞鸽传书,报告蒙古军队不日将要大举进攻南宋,襄阳首当其冲。

    正是:豪杰欢宴未尽兴,忽闻胡虏又寇边。欲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