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书网 > 锦鲤童养媳:捡了个糙汉忙种田 > 第14章 越不给,她越要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书网] https://www.leshu.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轰”的一声,立秋的耳边好似响起一声炸雷,叫她好半天没回过神。

    她赶紧扭头去看大门口,好在孙大娘等人都进屋去了。

    要不然,她得羞死。

    “你瞎说什么!你我还未成亲,别再说这样的话,不然,我可就恼了。”

    顾长安就喜欢看立秋朝他瞪眼,立秋双眼好似天上月,一瞪他,他就像是被月光笼罩,浑身从里到外都舒坦。

    “你不用怕有人会说闲话,三婶她们是我请来帮忙打扫屋子的,都是顾氏族人,不会为难咱们。”

    立秋心跳得厉害,一张口,就透着一股羞涩:“谁跟你咱们咱们的,你让开,我要去割猪草了。”

    “我和你一块儿去。”

    顾长安嬉皮笑脸地扯着背篓,就是不肯将背篓还给立秋。

    “我本来想放你回张家,明日一大早就去接你,但想来想去,我还是不放心你一个人在张家,要么,你今晚就住在我家,或者干脆在出嫁前都住到三婶家,都是自家人,三叔三婶不会计较。”

    立秋心下狐疑。

    她和顾长安能结成这门婚事,并非是顾长安有意,而是她一手促成。

    短短几日时光,顾长安对她怎会如此不舍。

    难不成,顾长安也是个无耻狂徒?

    “张由既然认我做了义妹,我出嫁之前,自然要住在张家,哪有舍弃张家住在你们顾家族里的道理?长安哥,你别胡闹了,我今日有事,耽误不得。”

    她绕过顾长安,谁知顾长安却一下子攥住她的手腕:“立秋,今天我这心里头特别慌,总觉得把你一个人丢在张家,你会出事,你听我一句劝,今晚就住在三婶家,对外就说,你托了三婶帮你一块赶嫁衣,行不行?”

    顾长安语气近乎哀求,立秋却如同被钉在了地上。

    她的噩梦,顾长安也能感知到吗?

    立秋急于求证自己的猜想,就顾不得挣扎,任由顾长安握住自己的手腕:“你……你也做梦了?”

    顾长安怔住:“做梦?做什么梦?”

    “如果不是做梦,你怎会知道我今夜有危险?”

    顾长安眯起双眼:“你今晚真的有危险?张由是不是要害你?”

    他眼神骤然冷下来,放开立秋,便往张家而去。

    立秋赶紧追上去:“长安哥,你去哪儿?”

    顾长安头也不回:“我去找张三儿那王八算账!先前答应得好好的,要好生送你出嫁,老子这才答应放过他一马,现如今他说话不算数,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今儿个不打得他叫爷爷,老子就不叫顾长安!”

    “长安哥!你回来!”

    立秋哪里追得上顾长安,她一着急,差点被树根绊倒。

    前头的顾长安听见动静,折返回来扶住立秋,粗声粗气地叫立秋回去。

    “我一个人去找他就足够了,张三儿这小子要面子,只要我站在他家门口一嚷嚷,他就怂了。”

    立秋摇摇头。

    张由好面子不假,可报复心也极强,谁要是损了他的脸面,他必定会千百倍地讨回来。

    先前顾长安用李谦威胁张由,张由如今拿顾长安没法子,但以后一定会想办法找补回来。

    立秋琢磨着张由之所以想害她,就是因为她戳破张由不想给嫁妆的事实。

    她又不稀罕张家那点嫁妆,只是出于义愤,一时没忍住,才招致张由的怨恨。

    眼下张由只是和张二嘎计划着害她,并没有实施,顾长安现在去找张由算账,可占不住理。

    “管它占不占理!反正我看张三儿这小子就是欠揍,这事你别管了,我先去揍他一顿。”

    “长安哥,解决问题不能一味用蛮力,有时候反而会弄巧成拙。”

    立秋低头想了想,忽然抿起唇角笑了。

    “我有个法子,既能叫张由害不成我,还能叫他心甘情愿地送我一大笔嫁妆。”

    张由越不想给,她就偏要拿到手。

    一床被子顶什么用?

    她要张家给她配好一屋子的家具!

    这般那般地嘱咐顾长安一番,顾长安还是有些不放心:“你一个人能行?张三儿那一家子都是吃人不吐骨头的,我怕你应付不过来。”

    立秋抿嘴笑:“孙大娘就住在隔壁,有什么我喊一嗓子,孙大娘就过来了,你放心就是。”

    顾长安没说话,拾起立秋的背篓,默默地跟着立秋走了一段路。

    “长安哥,你回去吧,”立秋已经看见货郎了,“我买些针线。”

    顾长安点点头,这才肯将背篓还给立秋:“我夜里会在张家后头猫着,你有事就喊一声。”

    立秋应了一声,便急匆匆去找货郎。

    她还不打算将自己攒钱的事情告诉顾长安。

    男人都是靠不住的,这是她攒着用来傍身的钱,可不能让顾长安知道。

    至于嫁人之后的柴米油盐,靠她编草编做绣活儿,也撑不起来。

    人家都说嫁汉嫁汉,穿衣吃饭,她嫁给顾长安,自然是顾长安去想法子挣钱养家。

    靠她一个女人养家,算什么男人。

    换了钱,随便割了半篓子猪草,立秋就慢腾腾地回张家。

    远远瞧见张家门口围了一圈人,有人看见立秋,就叫立秋快走几步。

    “立秋,你赶紧回去看看,你家打起来了!”

    立秋谢过那人,一把推开紧闭的院门。

    小院里,刘氏仰面躺在地上扑腾着腿,陈云芳扶着肚子和于翠花对骂,张老蔫面色阴沉,蹲在门槛上,不知道在想什么。

    张家三兄弟竟然不在。

    “快把门关上!”

    刘氏一个鲤鱼打挺蹦起来,忙着关上院门,因为跑得急,还跌了一跤。

    立秋心里直乐,真不愧是张由的亲娘,死要面子。

    “立秋,你回来得正好,”张老蔫发话了,“你去王家庄把你大哥叫回来,就说家里有急事。”

    立秋不肯去:“爹,我从昨日到现在,一口饭没吃,身上没劲儿,走不动。”

    张老蔫面色微冷:“咋了,我还支使不动你了?”

    他狠狠地咳嗽了几声,刘氏就冲过来要打立秋:“小贱人,还反了天了!连你公爹的话都敢不听,我今儿个非打死你,叫你知道什么是规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