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书网 > 锦鲤童养媳:捡了个糙汉忙种田 > 第6章 羊毛出在羊身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书网] https://www.leshu.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长安哥,你上哪儿找这么多银子去?”

    立秋是偷跑出来和顾长安见面的。

    她一回到张家就被刘氏关进厢房,大概是怕将立秋打破了皮相卖不出去,刘氏虽然生气,但也没打立秋,只是在外头骂骂咧咧的,扬言要饿立秋三天。

    小姑子秋菊好心,趁着刘氏出去串门,把立秋放了出来。

    立秋时间不多,跟顾长安说完了话就得回去。

    顾长安挠挠头:“我还有几间房,去镇上找个牙人来看一看,估摸着能卖上这个价。”

    顾家从前有钱,宅子是实打实的青砖红瓦,三间正房外加东西两间厢房,十分气派。

    这几年虽说败落了,但花点钱把房子修一修,在云下村也是数一数二的,的确能卖几个钱。

    立秋听了直摇头:“卖了房子,咱们以后住哪儿?”

    “那就把那几亩地给卖了!”

    顾老爷子留下来的地不多,可都是好地,土力很肥沃,地里的荒草看着都比别人家的精神。

    立秋又摇头:“过些日子把草一拔,就能种庄稼,卖了地,咱们就没了吃饭的营生。”

    顾长安急了:“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说吧,我上哪儿去讨这十两银子!”

    他一着急,额角就爆出几条青筋,很有些狰狞。

    立秋瞄了顾长安一眼,一双眼好似两汪潭水,荡悠悠的,一下子就熄灭了顾长安心头的焦躁。

    顾长安就别过脸嘟囔:“你别多想,我就是为了银子发愁,你婆母说了,十天拿不出十两银,就得把你卖到红袖招,除了卖房卖地,我真的想不出别的招儿。”

    “长安哥,那几间房和几亩地,是你傍身的最后一点东西了,为了我,你真舍得卖了?”

    “不卖能咋办!”顾长安粗声粗气,“我哪能眼睁睁看着你跳进火坑。”

    再说了,十两银子买个娇滴滴的小媳妇儿回家,这笔买卖,他顾长安可不吃亏。

    立秋低头莞尔,眼底冷意一闪而过。

    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嘴上说着甜言蜜语,心里指不定怎么想的。

    梦里在红袖招的那十年,叫立秋明白了一个道理。

    可相信世上有鬼,也不能相信男人这张嘴。

    不过顾长安愿意哄着她,她就暂且相信,先靠着顾长安跳出张家这座火坑,再慢慢图谋。

    “长安哥,我这里倒是有一个法子,能让你轻轻松松拿到十两银子,就不知道你有没有这个胆量。”

    之前为了尽早定下这事,立秋没敢跟刘氏还价,可她不能白白叫顾长安丢了十两银子。

    顾长安眯着眼乜斜着立秋:“干啥?你不会叫我去抢吧?我可告诉你,我虽然不是个好人,但绝不干这种昧良心的事,你别说了,我现在就去找牙人来看房看地。”

    这赖子,倒还是个男人。

    “长安哥,你误会我了,我胆子小,抢人这种事,我想都不敢想。”

    立秋的身子朝着顾长安微微倾斜过去。

    顾长安忍不住盯着她的侧颜看,越看,越觉得喜欢。

    这么好看的小媳妇儿上哪儿找去?

    张三儿真是眼瞎。

    他不由自主就把嗓音给放柔了:“你把你的法子说说看。”

    只要不叫他杀人越货,为了眼前的小媳妇儿,他什么都愿意做。

    立秋一双眼睛笑成了月牙儿:“羊毛出在羊身上,长安哥,你附耳过来,今儿晚上,你就薅羊毛去。”

    她贴在顾长安耳边喁喁细语,顾长安霎时就瞪大双眼:“什么?那小子原来是这么个玩意儿,放着家里这么好看的小媳妇不疼,竟然天天逛暗娼!你等着,我这就给你出气去!”

    “长安哥!”

    立秋忙拽住顾长安的衣袖:“出不出气也不在眼前,早日助我脱离张家这个火坑,才是眼下最要紧的事。”

    许是立秋太急切,顾长安竟迟疑了一瞬:“立秋,你是真心想跟我好好过日子,还是想借我这个人逃出张家?”

    立秋没想到顾长安会这么问她。

    转念一想,顾长安又不是傻子,能看出她的小心思,也没有什么稀奇。

    立秋没有给顾长安准话:“长安哥,逃出张家,我就是你的人了,这两件事有什么分别?”

    顾长安挠挠头,想了想,还真是这么回事。

    不逃出张家,还怎么做他的媳妇儿?

    这羊毛,他薅定了!

    立秋嘱咐了顾长安一番,便偷偷溜回家,才躲进厢房,公爹张老蔫和大伯哥张大郎就回来了。

    立秋可没少挨张老蔫的打。

    村里人都说张老蔫老实,踹一百脚也放不出一个屁来。

    可立秋却知道,张老蔫就是个窝里横,房门一关,喝上二两酒,就什么混账事都做得出来。

    家里除了读书的张由和厉害精明的二嘎媳妇陈氏,就没有人没挨过张老蔫的拳头。

    立秋挨得最多。

    谁让她是个爹不疼娘不爱的童养媳呢?

    上房那边不多时就传来张老蔫的怒吼,夹杂着几句不堪入耳的骂人村话。

    估摸着是刘氏把顾长安和她的事说了,张老蔫正生气呢。

    立秋躲在厢房,只当没听见。

    她自明白噩梦有可能成真,就算计着日子,每天省下一点口粮,藏在屋里,就是怕张家人会把她关起来,不给她吃喝。

    这会儿把门闩上,将硬邦邦的馒头翻出来,咬一口再喝一口水,对付着吃了饭,从炕席底下翻出编了一半的草兔子,接着编起来。

    立秋心里清楚,想要脱离张家,把日子过起来,处处都得要钱。

    梦里她倒是在红袖招学了不少本事,算是琴棋书画无所不通,单靠这些本事,她也能积攒下银子。

    可张家就是个火坑,纵使立秋有通天的才干,也无法施展。

    要赚大钱,只能跳出火坑,哄住顾长安,慢慢图谋。

    如今且从小钱开始赚起吧。

    前些日子她上山砍猪草,遇见镇上的货郎。

    货郎见了她用草编的小玩意儿,甚是喜欢,二人商议好,货郎把这些小玩意儿挑去卖,卖的钱三七分。

    几个月积攒下来,立秋已经有了三百七十个大钱。

    钱不多,但总比没有强。

    万一顾长安靠不住,她要逃命去,身上也有钱傍身。

    就着天光编到天擦黑,立秋就扯了被子蒙头大睡,直睡到天光放亮,院子里传来摔摔打打的骂声,她才醒。

    大嫂于翠花正在剁鸡食,一边剁,一边阴阳怪气地骂:“真当自己是个人物了,日头都多高了,还躲在屋里睡大觉!懒婆娘,也不怕一觉睡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