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书网 > 锦鲤童养媳:捡了个糙汉忙种田 > 第5章 十两银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书网] https://www.leshu.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刘氏惯会往立秋身上泼脏水,立秋都习惯了。

    她也不辩驳,轻轻地拽了拽顾长安的袖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慢慢眨了眨:“长安哥……”

    顾长安胸口涨得满满当当,娇滴滴的小娘子和满嘴恶语的腌?婆,该帮哪个,根本就不用细想。

    “老太婆,你嘴巴放干净点!”

    顾长安挺胸而出,把立秋护在了身后:“不是立秋偷汉子,是我顾长安看上了立秋!想娶她做婆娘!”

    乡亲们一片哗然,赖子竟然觊觎秀才娘子,这小子还真敢想。

    牛婶第一个跳出来啐顾长安:“呸!你个没教养的赖子,还想娶立秋?你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就你这模样,别说是立秋了,就是我这个老娘们儿也看不上你!”

    顾长安甩甩头,嬉皮笑脸地往牛婶跟前凑:“哎呀,婶子还看不上我呢,婶子睁开眼瞧瞧,我这个子,我这身板儿,我这张脸,哪点不如你那糟老头子?就婶子长得跟钟馗似的,找到我这样的,那都得是祖坟冒青烟!”

    乡亲们登时都笑起来,把个牛婶笑得红了脸,再不敢出头了。

    刘氏可不怵顾长安,她把门闩往身前一横,啐道:“顾长安,你给老娘起开!元立秋是张家的童养媳,老娘想把她咋样就咋样!”

    村里人都纷纷帮腔。

    别人的媳妇儿,顾长安凭啥管?

    “长安哥……”

    立秋拽着顾长安的袖子不撒手,大眼睛里写满了“要了我吧”四个字,把顾长安一颗心倒腾得七上八下。

    他心一横,咬了咬牙:“二嘎娘,我今儿个把话给你说清楚了,我就是看上了立秋,我要把她买回家,你出个价吧。”

    刘氏愣住了:“你要买我张家的童养媳?顾长安,你疯了吧?”

    不止是刘氏,乡亲们都觉得顾长安疯了。

    赖子这是娶不上媳妇,想媳妇想疯了,竟然要花钱买别人的媳妇。

    “他没疯。”

    立秋从顾长安身后转出来,“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还未开口,两行清泪就先流了下来。

    “娘,三哥考上秀才,要娶富贵人家的姐儿了,我知道我留在张家碍眼,娘要卖了我,我没话说,可是我好歹也为张家干了七八年的活儿了,求娘看在我这几年没偷懒的份上,别把我卖进红袖招,给我找个清白的人家吧。”

    立秋嗓音本来就跟黄鹂鸟儿似的,这哭起来更是一唱三叠,闻者无不跟着落泪。

    乡亲们也都知道那红袖招不是个好地方,虽然不敢惹张家,但盯着刘氏的眼神都不免鄙夷起来。

    族长六叔公跟着来凑热闹,此时清清嗓子开始数落刘氏:“二嘎娘,三娃子好不容易考上秀才,正是要好名声的时候,你做娘亲的,不想着为三娃子行善积德,怎地做出这伤天害理损阴德的事来?你叫三娃子在同窗面前咋做人?”

    刘氏还知道名声要紧,她忙大声呵斥立秋:“你这小贱人少往我身上泼脏水!我什么时候说要把你卖进红袖招了?”

    立秋跪直了身子,委屈地抹着眼泪:“娘跟红袖招的老鸨子商量价钱的时候我都听见了,娘说,只要老鸨子出一袋小米,就能把我领走了。”

    顾长安虽然穷,一袋小米好歹能拿得出手吧?

    立秋暗暗地盘算着,一会儿刘氏不同意,她应该怎么还价。

    “放屁!老娘什么时候说就一袋小米了?那老鸨子答应给十两银子呢!”

    六叔公一下子拔高了嗓子:“二嘎娘!你还说没想把立秋卖进红袖招?你这价钱都谈好了!咱们张家族里不会把妇人往窑子里卖,你这是坏了族规!”

    张姓是云下村的大姓,平日张家族里互相帮衬,哪家孩子读书没钱了,也是族里给贴补上。

    远的不说,张家老三考秀才要找廪生做保,那两个廪生还是六叔公在县衙里当差的儿子找的呢。

    刘氏可不敢反驳六叔公,又实在是咽不下这口气,就阴沉着脸冷哼:“我是想卖了立秋,三娃子接下来要去州府考乡试,那可要一大笔银子呢,不卖了立秋,上哪儿凑这笔钱去?”

    到底顾忌脸面,没说那地主家姐儿的事。

    六叔公脸色也不好看,气得胡子一抖一抖的:“没钱自有族里帮衬,哪次你开口,族里短了三娃子的花费了?”

    立秋见势不妙,六叔公这是要坏事。

    “六叔公!”她赶紧给六叔公磕头,“三哥以后要花钱的地方多着呢,总不能每次都靠族里,咱们族里也都不是富贵人家啊,还不如叫娘卖了我,家里少一张嘴吃饭,也能省下不少钱。”

    刘氏也怕卖不成立秋,连忙跟着附和:“对对对,就是这么回事儿。”

    立秋趁热打铁:“娘,既然长安哥愿意买我,你就当行行好,把我卖给长安哥吧!”

    刘氏怕人说闲话,硬是挤出了两滴眼泪:“难为你这孩子了,为了三娃子,愿意嫁给一个赖子,既然你有这份心思,那我就成全了你,顾长安,你拿出十两银子来,今天就把立秋给领回家吧。”

    “啥?十两银子?”

    顾长安傻眼了,他身上统共也就几十个大钱,上哪儿弄十两银子去?

    可立秋正眨巴着一双水雾迷蒙的大眼睛看着他呢,顾长安深知自己不能退缩,咬着牙应下了:“成!就这么定下了,给我十天时间,十天之后,我去你家娶立秋!”

    “哄”的一声,乡亲们像是炸了锅,指着顾长安肆意嘲笑。

    “顾赖子,你怎么变出这么多钱?”

    “别说十天,就是十年,顾赖子也攒不出十两银!”

    顾长安像是吃醉了酒,一张脸红彤彤的,他谁也不理,只盯着立秋一个人看:“立秋,你信我,我肯定能凑出钱来娶你!”

    “好!就这么定下了!”

    刘氏美滋滋的,她笃定顾长安拿不出钱来,到时候再把立秋偷摸摸给卖了,谁也说不出什么来。

    “顾赖子,你听好了,十天之内拿不出钱,你以后不仅不能再打我家立秋的主意,还得提着四样礼在我家大门口跪着,给老娘赔不是!”

    顾赖子毫不犹豫就点头:“成,就这么说定了!”

    他答应得痛快,立秋却替他犯愁。

    这么多钱,一时半会儿上哪儿去凑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