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书网 > 锦鲤童养媳:捡了个糙汉忙种田 > 第3章 你要了我吧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书网] https://www.leshu.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立秋的脸唰地一下,红得跟火辣辣的日头似的。

    她随手捡起一块土坷垃,朝着顾长安丢了过去:“要不要脸!快滚,不然我拿镰刀削你!”

    这顾长安虽然是个赖子,人却不坏,而且长相英俊帅气。

    她的梦里头也有顾长安。

    但只是从红袖招的姊妹们那里听说的,说是顾长安是个百战百胜的将军。

    也不知道梦里头的顾长安是不是眼前的顾长安。

    “嘿,烧火丫头!”顾长安又把土坷垃扔了回来,“老这么盯着小爷看干啥?小爷要提裤子啦,你也要看?啧啧,真是不害臊!”

    他说提就提,竟然当真站了起来。

    立秋“啊”的一声尖叫,立刻捂住了脸,转过身去:“顾长安,你真不要脸!你信不信我去告诉里正!”

    顾长安吹了一声口哨,跳到立秋跟前蹲下来,眼疾手快将镰刀捡在手里掂了掂:“你一个丫头拿着镰刀多危险,伤着自己咋办?唉,我这个人就是好心,见不得美人儿受苦,这么着吧,镰刀我拿走了换个酒钱,省得你伤了自己。”

    “顾长安!”

    立秋猛然睁开眼,见顾长安提着镰刀要走,急得直跺脚。

    张家就两把镰刀,丢了一把,那张家人不得把她打死。

    她现在还没法子离开张家呢。

    “你把镰刀还我!”

    立秋咬了牙,抬脚追过去,没想到脚下一绊,整个人就往前倒,正好倒在了顾长安怀里,把顾长安压在了身底下。

    “咋了,秀才平日是没把你给喂饱吗?倒叫你上外头找汉子来了。”

    顾长安摊开双臂,任由立秋趴在自己胸口上:“元立秋,别给脸不要脸啊,自己爬起来,省得叫外人瞧见了,还以为小爷我欺负你呢。”

    “你还我,”立秋骑在顾长安身上,紧紧地抓着镰刀把,说啥也不放,“就知道欺负我这个童养媳,顾长安,你要真想借镰刀,就去跟我婆母说!”

    “我跟她说啥,你是秀才娘子,一把镰刀你还做不得主?”

    立秋苦笑,她在张家还不如这把镰刀值钱呢。

    笑着笑着,她就红了眼圈儿:“顾长安,你要还是个男人,就别为难我了。”

    晌午的日头打在立秋脸上,给她一张巴掌大的小脸镀了层金子,她的眉眼精致又透着温和,好似庙里的菩萨一般,叫人看了便觉得心安。

    村里人都说张家的童养媳是菩萨跟前的玉女儿,那面皮像是雪做的,怎么晒都晒不黑,见着人还没说话,一张脸就先红了。

    她说话声音也好听,像林子里的黄鹂鸟儿似的,哪怕像现在这般动怒,这声音都透着一股酥酥的味道。

    汉子们凑在一块儿吃酒闲聊,常说些荤话,谁家的姑娘腰肢细软,谁家的婆娘体格风骚,嘻嘻哈哈无所顾忌,说到张家的童养媳,大家伙一致羡慕张家三娃子。

    三娃子有福气,半袋小米换来了个娇滴滴的小娘子,夜里按在炕上折腾,光是听着这嗓音,就是享受。

    顾长安此时就想起了村里汉子们的荤话,他眯着眼打量这个骑在他身上的童养媳,越看越挪不开眼睛,嗓子眼像是着了火一样,急需茶水滋润。

    “嘿,你这丫头怎么还哭上了呢?”

    他舔了舔嘴唇,有些手足无措,把人家秀才娘子欺负哭了,传出去,秀才还不得找他拼命。

    “你起来,这镰刀我不借了还不成吗?你可千万别哭啊,长得这么好看,这一哭起来多晦气。”

    顾长安越说,立秋哭得越凶。

    她也不知道为啥,就是觉得委屈,本以为她能做梦提前知道这些事情,一切都会变得容易,可光拿着镰刀吓跑了萍姑有啥用?

    如今去哪儿都得要路引子,她就算是从张家跑了,也跑不出这个镇子,只要她还是张家媳妇,做啥营生都绕不开张家去。

    想要不被卖到红袖招,彻底脱离张家,哪儿是这么容易的事啊。

    立秋想想就发愁,难道老天爷让她有了做梦预知未来的本事,就是为了叫她在现实中再受一次梦中的苦?

    她不信命,她得为自己赌一次,只要能离开张家,不去红袖招,怎么着都成。

    “喂喂喂,元立秋,你要是再哭,小爷我可就真欺负你了,省得叫别人看见了,让我背个黑锅,还不如坐实了这个骂名呢。”

    立秋回过神,上下打量着顾长安,心中忽然生出一个主意来。

    她恶狠狠地抹掉了眼泪,趁着顾长安不注意,一把夺过镰刀,架在了顾长安的脖子上:“顾长安,你有没有中意的人?”

    顾长安虽然是个短命鬼,但好歹不糟蹋人,跟着顾长安,总比去红袖招做窑姐儿强。

    “你、你要干啥?”

    顾长安一双眼睛粘在了明晃晃的镰刀上,那点儿旖旎的心思全被这寒光给吓跑了:“元立秋,有话好好说,咱们先把镰刀放下,成不成?”

    立秋又把镰刀往前顶了顶:“顾长安,你要是没有中意的人,你就要了我吧。”

    “啥?”

    顾长安傻眼了,这年头还有拿着镰刀找汉子的小媳妇?

    “哎呀我的娘呀!张家的童养媳偷汉子啦!”

    一声尖叫忽然响起,吓得立秋手一抖,镰刀一下子划了过去。

    “元立秋!”

    顾长安杀猪一般嚎起来:“你这逼人不成就要杀人啊!你咋就这么狠心!”

    方才叫嚷起来的是村里的牛婶,最爱走东家蹿西家地说些闲话,村里的大事小情她都知道。

    见立秋把顾长安的脖子拉出血了,牛婶眼珠子滴溜溜一转,拍着大腿嚷嚷:“立秋啊,你是不是让这赖子给欺负了?你别怕,说出来,婶儿给你做主。”

    “放你娘的屁!”

    顾长安捂着脖子,一把将立秋推倒,爬了起来:“你哪只眼睛看到是小爷欺负她了?”

    牛婶掐着水桶腰,扯着脖子大喊:“老娘两只眼睛都看见了!你不欺负立秋,立秋能用镰刀拉你?”

    顾长安急了:“你问元立秋!看看到底是谁欺负了谁!”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