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书网 > 锦鲤童养媳:捡了个糙汉忙种田 > 第2章 窑姐儿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书网] https://www.leshu.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小姑子秋菊急匆匆地跑来,拽着立秋的袖子不让她进去。

    “你还去打啥猪草啊!我娘要把你卖进红袖招啦!那老鸨子就在屋里坐着呢,你赶紧走,走得远远的,千万别再回来。”

    秋菊在袖子里哆哆嗦嗦半天,才抠出几个大钱,塞进立秋的手中。

    “这是我攒的,你别嫌少,好歹拿着应应急。”

    立秋盯着那几个大钱,眼眶儿慢慢红了。

    自她进了张家做童养媳,秋菊就是这个家里唯一对她好的人,梦里也是秋菊设法给她送的信,可惜她没能跑得掉。

    她反手将钱还给秋菊,郑重其事地对秋菊许下承诺:“他日我若是有飞黄腾达的一天,必定不会忘记你的恩情。”

    而今日,就是她元立秋改变自己命运的时候,

    定定心神进了院子,瞧见婆母刘氏隔着窗户招手叫她进屋。

    立秋才慢吞吞地晃进了上房,就被刘氏给拽到了炕前:“她婶子,你瞧瞧,这脸皮,这牙口,这身板,要你十两银子不多了!”

    炕的另一头坐着个身形偏瘦的妇人,她嘴角生了一颗大痦子,一双三角眼笑得都成了一条缝,缝隙里透出的光却跟毒蛇一样冰冷,叫立秋情不自禁地打了个寒战。

    是萍姑!是梦里红袖招那个害她惨死的老鸨子!

    立秋瞬间就想起梦中那无数个备受屈辱的日夜,浑身打起寒战。

    一见立秋打寒战,萍姑立刻拉下了脸:“哎呦,这是病了?我这儿可不收病秧子!”

    刘氏忙陪着笑脸:“这丫头身子骨结实着呢!”

    她拧了立秋一把,又把立秋往萍姑跟前推:“她婶子,你再仔细瞧瞧,给报个准价!”

    萍姑眯着三角眼把立秋从头到脚来回打量了好几遍,才哼了一声:“身子破了吗?”

    “没呢,原本是想着及笄就把这事儿给办了,可我家老三那会正考秀才,我就没让这丫头去勾引三娃子,这不,这丫头都十六了,还是个雏儿呢。”

    和梦里一样,萍姑的眼神阴阴的,她叫立秋转了个身,就冲着刘氏点点头,说跟刘氏说说价。

    刘氏脸上登时乐开了花,打发立秋出去,两个人关在屋里叽里咕噜的,也听不清说些啥。

    外头的雨渐渐地停了,立秋立在屋檐下,仰头看着被水洗过的蓝天,贪婪地呼吸着雨后的清新空气。

    想到梦中经历的一幕幕,立秋轻笑一声,顺手抄起了镰刀。

    哪怕拼个你死我活,她也绝不会叫噩梦成真。

    “立秋!”

    小姑子秋菊从西屋冲出来,一把攥住了立秋的胳膊。

    “你听我的快走吧,红袖招不是个好地方!”

    “你放心,我知道红袖招是个吃人不吐骨头的腌?地方,我元立秋是好人家的女儿,清清白白的身子绝不能叫那群畜生给弄脏了!”

    立秋抹了一把泪,冲秋菊笑了笑,提着镰刀冲进了上房。

    “立秋……”秋菊吓得身子骨都软了,叫也叫不出来,忙哆哆嗦嗦地跟了进去。

    刘氏和萍姑也吓了一跳,两个人商量好了价钱,正准备签个卖身契,立秋就冲进来了。

    “这是干啥呢!”刘氏重重地拍了拍炕沿,“小贱人还反了天了!”

    立秋并不像往常一样怕她,顶着刘氏的眼神恶狠狠地瞪了回去:“娘,我再问你一遍,你当真要把我卖去红袖招做窑姐儿?”

    立秋还存着一丝善意,毕竟张家好歹也养了她七八年。

    当年家里快吃不上饭了,刘氏用半袋小米换来了立秋。

    立秋进了张家门,说是三娃子的童养媳,其实就是张家的奴才,吃得比鸡少,干的活儿却能顶上一个壮劳力。

    立秋却毫无怨言,只盼着三娃子考上秀才就好了。

    谁成想,张由考上了秀才,却要娶富家小姐做媳妇,完全把她这个童养媳给抛到了脑后。

    有了富家小姐做媳妇,刘氏看立秋怎么看怎么不顺眼,既然有了将立秋给卖了的意思,又岂会心软。

    她“唰”的一下阴沉了脸:“你既进了我家的门,那就是我家的人,我想咋地就咋地,还由得你了!滚!再闹腾,等你爹和大哥回来,我叫他们捶你!”

    立秋冷笑了几声。

    从进入张家那一日起,她哪一日没被打过?

    起得迟了要被打,吃得多了要被打,就连哪一日多说一句话,都要被狠狠地打一顿。

    她挨的打已经够多了,挨打算什么?梦中那些叫她张不开嘴的羞辱折磨才是真真的人间地狱。

    今儿个说啥也不能退缩,她要为自己争一回,死也不去当窑姐儿!

    她深吸一口气,抡起镰刀,猛地劈在了炕席上,惊得刘氏差点仰倒:“秋菊,快去喊人,就说立秋发疯要杀人啦!”

    秋菊应了一声,连滚带爬,哆嗦着出去喊人了。

    萍姑心里也有点毛毛的,这么烈性的村姑,她还是头一回见,不过红袖招还就少这样的稀罕美人儿。

    可惜了,今儿个没带人手来,不然说什么也把这小娘子绑回去好好教教规矩。

    “张家大嫂,我看今儿个咱这买卖做不成了,等明儿个我带人来,咱们一手交人,一手交钱。”

    话音刚落,立秋就抡起镰刀冲着萍姑砍了过去:“还做买卖,我让你做买卖!给我滚!不然我劈了你!”

    “哎呀我的娘呀,杀人啦!”

    萍姑“嗷”的一声跳下炕,狼哭鬼嚎地跑出张家门,跳上驴车,赶着驴就跑。

    刘氏也不敢拦下拿着镰刀发疯的立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立秋追着那驴车跑了。

    也不知道跑了多久,驴车已经不见了踪影,立秋也跑丢了一只鞋,人一松气,身上的劲儿就没了。

    她嘴里发苦,心里更苦,往旁边的草丛里一滚,趴在地上就大哭起来。

    “嘿,干啥呢!”

    草丛里响起一个男人的呵斥声,把立秋惊了一跳。

    她坐起来四下看,就见村里的赖子顾长安正蹲在她对面,满脸玩世不恭的笑意,嘴里头还叼了根草:“这不是秀才家的烧火丫头么?咋跑这儿来了?是特地跑来看小爷屙屎的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