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乐书网 > 锦鲤童养媳:捡了个糙汉忙种田 > 第1章 噩梦缠身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乐书网] https://www.leshu.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北风狂啸,卷起细碎的雪粒,噼里啪啦打在窗棂上。

    目光所及之处,跳动的火光,破碎的幔帐,猩红的鲜血……被撕碎的罗裳夹杂着不知是谁的断肢被甩到立秋眼前。

    立秋张嘴尖叫,却只能发出啊啊的嘶吼声,嘴角的血迹已经干涸,她一吼,断掉的舌根处再次涌出殷红。

    身上的男人兴奋地呜哇哇乱叫,一双眼好似在放红光,仿若立秋越痛苦,他便越满足。

    男人身后不知还有多少男人在等着。

    立秋一眼望不到头,看到的,只有无数张狞笑的脸。

    恐惧,痛苦,绝望,怨恨……蚕食着立秋的身与心。

    她麻木地闭上双眼,耳畔却忽然传来一声恶毒的叫骂:“小贱人,还在装死!”

    立秋猛然睁眼,入眼便是一张妇人的脸。

    猩红的双唇好似才吃过人血,吓得立秋大吼一声,挣扎着坐了起来。

    “我就说这个小贱人是在装死!”

    妇人狠狠地扇了立秋一巴掌,立秋脸颊上立时就现出五根明晃晃的手指印。

    “都什么时候了,还躺在炕上,还不赶紧给老娘去割猪草!想饿死家里的老母猪啊!家里还有一窝小猪崽等着呢,要是饿着了老母猪,叫小猪崽没奶吃,老娘就打死你!”

    立秋揉着脸,好半天才认清楚,眼前这个嘴巴一张一合不停骂人的妇人,正是她的婆母刘氏。

    她一面承受着婆母的辱骂,一面回想着方才的噩梦。

    最近这段时间,她做梦的次数越来越多,梦中的感觉也越来越真实,难道是那一天终于要来了吗?

    “小贱人,还敢发呆!”

    刘氏刚想再打立秋一巴掌,就被二嘎媳妇陈云芳给拽住了胳膊:“娘,你下手轻点,立秋的皮肉多嫩,你可别把她的脸给打破相了。”

    陈云芳笑眯眯地看了立秋一眼,拉着刘氏转到一边,轻声劝刘氏:“过几日,红袖招的老鸨子就来了,娘要是把她打出个好歹来,可卖不上价。”

    刘氏撇撇嘴:“就她?能有我一头小猪崽值钱?”

    “娘,你算算账,卖了她,能给三弟妹腾地方,三弟妹多有钱啊,她指头缝里漏点,就值得十几头小猪崽了……”

    立秋紧咬着双唇,恨得真想掐死陈云芳和刘氏。

    红袖招!这不就是她梦里面的地狱罗刹吗?

    半年前,立秋做了一个梦。

    梦中她被婆家卖到了一个叫红袖招的地方,她在里头成天挨打,受尽折磨,却也学了些琴棋书画的本事。

    后来邻国大旗攻进京城,老鸨子为保命,将她们这些姑娘家送给大旗军,任凭大旗军糟蹋。

    立秋就是被活活折磨死的。

    起初,立秋并没有当真,只当自己做了一场噩梦,只是梦里头的感觉格外真实罢了。

    可连续十几天都做同一个梦,立秋就坐不住了。

    以至于到了后来,立秋甚至分不清梦和现实,心中真的开始对婆家的所作所为充满怨恨。

    搁在以前,她想都不敢想。

    她是张家的童养媳,吃得少,干得多,日日挨打挨骂,这都是应该的,怎么能怨恨婆家呢?

    更叫她抓破脑袋都想不明白的是,她竟然真的像梦里那样会读书写字了。

    立秋便留心起周遭的事物。

    按着梦里的时间点一一对照,竟然全都对上了!

    就连相公张由考上秀才这事,也丝毫不差。

    既如此,那么她被婆家卖进红袖招说不定也会成真。

    但从三月份张由得中秀才开始,一直到了六月份,婆家始终没有任何要将她卖了的迹象。

    立秋渐渐放下心来,只当自己有了一段奇缘,在梦中学会读书写字了。

    她没将此事告诉任何人,就连对自己最好的小姑子秋菊都没说。

    原以为,此事会慢慢过去,谁知今日又从陈云芳的口中听到了红袖招三个字。

    婆家竟然真的准备将她给卖了!

    想到梦中的一切,立秋就忍不住从心底里发冷。

    她一定不能落得梦里的下场,她要逃出张家,逃出这场噩梦!

    背着筐子摇摇晃晃出了家门,迎面撞见张二嘎。

    他笑嘻嘻地跟立秋打招呼,一双眼睛贪婪地黏在立秋脸上:“立秋,你不是病着吗?怎么还去干活儿?快来,叫二哥瞧瞧,身上还发热不。”

    说这话,张二嘎的手就不老实地攀上立秋的后背,一路往下摸。

    “张二嘎!”

    立秋狠狠地踹了张二嘎的小腿:“你放尊重点!我可是你三弟妹!”

    张二嘎吃痛,对立秋就不再客气。

    “什么三弟妹,我三弟考上秀才了,还能要你一个童养媳?实话告诉你吧,镇上的地主黄老爷,看中了三弟,要把自家闺女嫁给他呢!”

    立秋咬咬牙,又跟梦里的对上了。

    梦中,正是因为张由要娶这位黄家小姐,嫌她碍眼,张家才把她卖进红袖招的。

    张二嘎还在聒噪:“立秋,你要是聪明,就从了我,我跟娘求求情,叫你跟着我做个小,不用去那腌?地方遭罪,你说咋样……”

    “好你个张二嘎,竟然敢背着我偷腥!”

    陈云芳不知何时冲出来,一把揪住张二嘎的耳朵,朝着他脸上啐了一口:“老娘为你大着肚子,你却背着老娘和这小贱人搞到了一起去,看我怎么收拾你!”

    她揪着张二嘎回家去,不时回过头瞪立秋一眼:“天生的狐媚子,张家有你真是丧气!且等着,过几日,就叫你尝尝什么是苦日子!”

    立秋摇头苦笑。

    她的日子还不够苦么?

    即使病着,也得早起干活儿,一年三百六十五日,没有一日敢歇口气。

    这样的日子什么时候是个头儿啊。

    她摸了摸荷包里的草编蚂蚱,掐着手心给自己鼓劲儿。

    快了,快了,再咬咬牙,她一定会从张家这个火坑跳出去的。

    六月的天,说变就变,刚刚还骄阳似火,一转眼就风雨大作。

    立秋背着满满一筐猪笼草,一路小跑着回家,见到家门口的驴车,登时就吓得发抖。

    她顶着风雨盯着那驴车老半天,几乎把嘴唇给咬破,才定下心神。

    算算日子,这一天也该到了。

    正要回家去,听得身后有人大喊。

    “立秋!快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